参考消息网7月25日报道
纵观2018年6月,南亚安全局势整体稳定且较上个月有所缓和。5月29日印巴达成一致在克什米尔地区停火后,双方军队6月份在克什米尔实控线仅出现一次交火。但是6月印度军事动作仍旧不断,除延续以往频频购买武器装备的节奏外,还通过海上联演、赠送军备等方式加强与印度洋岛国塞舌尔以及美日等国的军事合作关系。此外,6月值得关注的其他军事动向还包括印孟两国陆军高层将领出现大幅变动以及孟加拉国大幅提升2018财年军费。

  原标题:巴军伤亡4倍于印军!印巴武装冲突“战果”暗藏“水分”?

  炮兵团长升任陆军掌门 招募女兵刷新军史

  巴基斯坦和印度围绕克什米尔地区归属问题展开的冲突,是二战后持续时间最长的地区冲突之一。两国为争夺克什米尔地区的控制权不仅爆发过战争,还在数十年间长期保持着军事对峙和局部交火的状态。不过,在2017年之前的冲突中,双方在停火线附近呈现“你来我往”的态势,尽管每年都各自有数十人规模的伤亡,但印巴两军的损失差距不大,都保持了既不“吃亏”也没“占便宜”的对比平衡。然而,近期印度媒体对于2017年印巴军队在冲突中的伤亡对比悬殊的报道,引发了笔者的注意。

  6月1日,迪吾莱·安布(Devraj
Anbu)中将接替萨拉特·昌德中将成为印度陆军新一任副参谋长。在此之前,他担任印陆军北部军区司令一职。安布先后毕业于印度国防学院和印度国防军种参谋学院,还曾在印度尼西亚国防学院参加过培训学习。

  据印度印度Zee新闻网站报道称,来自印度情报部门的消息人士表示,在2017年全年,印度军队在克什米尔地区实际控制线附近的战术行动和报复性跨境交火行动中打死138名巴基斯坦军队官兵,另有155名巴军官兵在冲突中负伤。而在同一时期印度军队在上述行动中仅阵亡了28名军人,另有约70名印军官兵负伤。同时,在冲突的频率方面,相较于2016年双方发生的221起冲突,在2017年,印巴双方仅在克什米尔地区就发生了860起边境冲突。按照印度媒体的说法,巴基斯坦军队不仅屡屡向印军发起“挑衅”,还付出了4倍于印军的伤亡(如果只计算阵亡数字的话则是印军的五倍之多)。那么,印度这番对其“战果”的夸耀是否属实?如果属实,造成2017年印巴边境冲突的损失对比失衡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安布于1980年6月入伍,加入了第14锡克轻步兵团。安布的作战经历十分丰富,参加过印军各类作战行动,其中比较重要的包括克什米尔和曼尼普尔邦的镇压反政府武装行动、斯里兰卡的“帕万行动”(印度维和部队打击斯里兰卡猛虎组织行动的代号)以及“帕拉克拉姆行动”(2001至2012年印巴发生对峙,印军在印巴界线集结重兵的行动)。安布的任职经历也十分丰富,他先后担任过驻地位于印巴实控线附近的第53步兵旅旅长、驻地位于锡金的第17山地师师长以及第5军军长等职,此外还当过师作战参谋、军作战参谋以及联合国军事观察员等。

  鉴于印度军方和媒体在公开报道中素来“报喜不报忧”的习惯,笔者首先浏览了印度媒体和巴基斯坦军方的报道,以检验印军自报战果的真实性。果然,稍加查证,就挤出了印军自报战果的“水分”。根据《印度时报》和《经济时报》等印媒的报道,印度军方在别的场合公布的阵亡数字就变成了43-46人。排除因数据发布时间差异而造成的微小区别,这一数字也与印媒公布的阵亡28人的数字有一些差距。同时,如果我们根据“自情自报”原则来采信伤亡数字,那么巴军的阵亡数应该也使用巴军方的公开数据。根据巴军方公布的数据,在2017年的冲突中,巴军仅有41人阵亡。如果我们采信这一数据,则看来印巴两军在冲突中仍处于平衡的态势。不过,鉴于此前Zee新闻和《印度斯坦时报》等媒体均发现过巴军通过不承认伤亡来降低己方伤亡数字的明确证据,因此为尽量还原事实,笔者决定转而使用“战果互证”的方法。

  6月26日,阿齐兹·艾哈迈德(Aziz
Ahmed)正式担任孟加拉国陆军参谋长。艾哈迈德先后毕业于孟国内的国防军种指挥与参谋学院以及国防大学,目前他正在孟加拉职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艾哈迈德于1983年6月参军,加入孟加拉炮兵部队。他的军事主官任职经历丰富,历任炮兵团、步兵营、步兵旅和步兵师指挥官。2012年12月,他升任孟加拉边防军司令。此后4年间他一直担任该职务,直到2016年11月升任陆军训练和条令司令部司令。在担任边防军司令期间,他对孟边防部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不仅在孟缅边境线上增设了4个边防军地区总部、15个边防营以及108座边防哨所,还为边防部队新招募了1.8万名士兵,其中包括100名女兵,这在孟加拉边防军历史上尚属首次。

  所谓“战果互证”,即是采信交战双方对于对方伤亡数字的计算和估计。尽管由于印巴冲突的双方均难以完全控制战场,因此对对方的伤亡估计会有不可避免的误差。但这种估计反映了交战双方对于己方战果和战斗力的认知,因此也具有一定的参考性。根据巴基斯坦媒体发布的消息,巴方认为在2017年的冲突中,印军阵亡人数为73-79人。而前文已提及,印度媒体公布的巴军阵亡数字为138人。从双方发布的数字可以看出,在对同一范畴的战事的分析中,巴军对于己方战果的估计仍低于印军的估计。尽管73至79人的阵亡数已经比印军自己公布的数据(28人)要大得多,但仍显示出巴军损失要大于印军。这种战果失衡是由什么原因造成的呢?笔者搜集了一些关于2016年7月以来印巴冲突中双方兵力与战法的资料,为大家择要分析。

图片 1

图片 2资料图片:克什米尔地区示意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根据印度和西方媒体发布的消息,自2016年7月以来,印巴两军在克什米尔地区发生的冲突频率和烈度显著上升。而这一时间点也是印巴双方的冲突伤亡数字发生失衡的转折点。从事实上看,双方冲突规模的扩大直接导致巴军的损失快速增大。而引发双方冲突的导火索,是2016年7月印度军警打死印控克什米尔地区一支重要反印武装的指挥官伯汉·瓦尼。印度军警打击克什米尔境内反印武装的行动,引发了克什米尔境内的大规模骚乱和暴力冲突,也使得对此持默许和支持态度的巴基斯坦军队卷入冲突。自2016年7月至9月,印巴两军在克什米尔地区发生的冲突规模不断扩大。在2016年9月18日,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一个印军基地遭袭,导致17名印度士兵死亡、30人受伤。印军随即动员包括特种部队和空降部队在内的精锐部队,对实际控制线巴方一侧的阵地和哨所展开大规模报复活动,造成巴军数十人伤亡。由于受到国际社会的调停和干预,这一冲突没有继续恶化,但自此以后,印巴双方在克什米尔地区的小规模交火和袭击行动一直持续不断。

  资料图片:孟加拉国陆军参谋长阿齐兹·艾哈迈德。(图片来源于网络)

  值得注意的是,发生在2016年9月的冲突看似出于偶尔,实则源于印度政府增大对巴基斯坦的军事压力的刻意之举。自莫迪就任印度总理以来,印度政府和军方谋求打破印巴于2003年达成的停火协议的僵局,进而试图“以压促变”,实现克什米尔问题彻底解决的倾向愈发强烈。正是基于这种动机,印度军方和内政部管辖的安全部队频频对克什米尔地区的巴军和巴政府支持的各种武装发动挑衅和打击,并且在2016年9月的大规模冲突后,宣布将在2018年12月前“完全封闭”印巴两国边界,企图通过加强在边境地区的实际控制能力,来增大印度在谈判中的话语权。相比于印度的强硬态度,巴基斯坦的表态则相对“软弱”。巴陆军参谋长巴杰瓦在2017年10月表示,巴基斯坦边境依然面临着诸多变动因素,因此,希望同印度“建立正常良好的双边关系”。考虑到巴基斯坦的国力和军力远较印度为弱,目前又面临着来自阿富汗和中亚地区的严重安全威胁,自然可以理解其在与印度对抗的问题上持消极和保守退让的态度。

  印度金钱开道大洋圈地 孟军费“3连涨”

图片 3资料图片:印巴在克什米尔地区交火历史图片。(图片来源于网络)

  6月26日,在塞舌尔总统访问印度之际,印度按照此前承诺向塞赠送并移交第2架多尼尔飞机,还向塞提供了1亿美元的国防信用贷款。而印度的这种热情似乎也获得了回报:此前曾在塞舌尔国内引发争议的印度在塞建造海军设施一事总算获得重大进展。据报道,在塞舌尔总统丹尼·富尔与印度总理莫迪25日会谈之后,两国同意在“考虑对方关切”的基础上,在塞舌尔阿桑普申岛联合项目上展开合作。据悉,塞舌尔和印度政府1月曾签署协议,允许印度在该国一处群岛兴建海军设施,但遭塞国内反对。印度向来视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印度洋为自家后院,在印度看来,在塞建造海军设施将进一步提升印度在相关海区的军力优势。

  除政策和战略指导外,两国在边境地区军力差距的扩大,对于巴基斯坦在冲突中的“吃亏”也有一定影响。在2016年之前,印巴双方在克什米尔停火线附近部署的力量,均系由两国内政部管辖的边防部队。印度方面是由印内政部管辖的“边境安全部队”(BSF),巴基斯坦方面则是巴内政部管辖的“巴基斯坦别动队”(Ranger)和“边防部队”(Frontier
Corps)。此前,两国的边防力量数量和装备差距不大,因此在冲突中的表现也不相上下。然而自2016年以来,印度开始强化其边防力量的作战能力。据《印度时报》和《印度快报》等媒体报道称,印度政府斥巨资为其边境安全部队购置新型的枪支和车辆,并且在边境安全部队中组建了机械化和炮兵部队。这无疑强化了印度边防力量的作战能力,使之在面对巴边防部队时具有更大优势。此外,在近期的冲突中,印度陆军的特种部队、伞兵部队和第10步兵师等机动部队也加入了对巴军的袭击和报复行动中。上述部队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其战斗力和快速反应能力远胜于对面的巴军。相比之下,助力巴基斯坦边防力量实施袭击行动的多为受巴政府支持的当地非正规武装。这些武装虽然战斗热情较高,但其战斗力远不如印度正规军和边防部队。这也造成了巴军在冲突中伤亡较大而作战效率低下的局面。

  6月7至16日,美日印“马拉巴尔”-2018大规模联合海军演习在美国关岛海域举行。与去年的“马拉巴尔”-2017类似,美印日三国再次精锐尽出,高度重视协同演练。美国海军派出“里根”号核动力航母、“安提坦”号和“钱瑟勒斯维尔”号导弹巡洋舰、“本福尔德”号和“马斯汀”号导弹驱逐舰。日本海上自卫队则派出“伊势”
号直升机航母、秋月级驱逐舰“冬月”号与高波级驱逐舰“凉波”号。印度海军参演舰只分别为P17A型什瓦利克级隐身护卫舰“萨希亚德里”号、P28型卡莫尔塔级护卫舰“卡莫尔塔”号,以及补给舰“沙克蒂”号。

  印巴两军在冲突中的战法差异,也拉开了双方伤亡数字的差距。巴军惯于主动向印军发动针对单兵和单个哨所阵地的狙杀、炮击等袭击行动(可能与巴方的非正规武装较多有关)。而印军则往往在受到袭击以后,以小规模的精锐机动分队对巴军展开计划周密的报复行动。但囿于实力不足和防止事态升级,巴军较少发动进一步的“反杀”行动。虽然印军在战术上的主动性较差,但其报复行动造成的伤亡要比巴军的小规模袭击的战果更大。长此以往,巴军的伤亡数字自然较印军为多。

  演习分为2个阶段,6月7至10日进行港口水域演练,11至16日举行海上行动演练。据公开报道,本次演习的海上行动阶段课目涵盖很广,包括反潜、防空、水面作战、反恐和海上搜索救援等,其中尤以反潜、防空和水面作战为主,针对中国意味明显。

图片 4资料图片:图为在印巴交火事件中被毁的房屋。(图片来源于网络)

  6月7日,孟加拉国财政部发布的预算文件显示,孟加拉国2018至2019财年为2906.6亿塔卡(34.5亿美元),相比上一财年的2640亿塔卡增加10%。据悉,新财年国防预算在政府新财年预算总额中占比为6.2%,在该国GDP的占比为1.3%。

  孟加拉国新财年国防预算主要包括:“非发展支出”(军队人员工资和运营费用)2791亿塔卡,同比增长9.6%。“发展支出”(武器装备采办费用)预算额115.2亿塔卡,同比增长24%。在单独支出方面,负责监督国防政策和军力部署的孟加拉国武装部队司令部预算为3.454亿塔卡,同比增长13.6%。为实现制定的“2030年部队目标”计划,孟加拉国国防预算保持增长趋势。新财年国防预算按照2015年孟加拉国财政部发布的“中期预算框架”(MTBF)要求继续保持强劲增长态势。值得注意的是,之前2个财年孟加拉国的国防预算名义增长率也达到7%。

图片 5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美日印“马拉巴尔”-2017军演期间的三航母编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南亚核武竞赛何时休 印巨资购反潜机

  6月18日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发布报告称,2018年全球核弹头总数为14465枚。报告指出,尽管美俄逐步削减双方战略核力量,全球核武数量有所下降,但有核国家纷纷推进核武现代化计划,核裁军态势并未出现根本性好转。印度和巴基斯坦都在扩大核武器储存,并开发新的陆基、海基和空基导弹运载系统。SIPRI发布的年鉴图表显示,全球有核国家主要包括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中国、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和朝鲜9个国家,其中巴基斯坦拥核140至150枚,印度拥核130至140枚,双方较去年增加了10至20枚核武器(2017年印度120至130枚,巴基斯坦130至140枚)。

  印度将采购24架总价20亿美元的S70B反潜直升机。根据《印度斯坦时报》6月30日引用匿名官员消息指出,莫迪政府本月底批准了向美国购买24架S-70B反潜直升机的交易,这项合约总价值高达20亿美元。接下来,印度海军可能还会再购买12架波音P-8I海上反潜巡逻机,主要用于海上巡逻、侦察和反潜作战。近年来,印度大肆炒作中国潜艇进出印度洋,并以此为契机大量购买反潜巡逻机和直升机,力图增强自身反潜能力、加大对印度洋海域监控。(作者/李彦彬)

图片 6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印度军队装备的P-8I反潜巡逻机。(图片来源于网络)

  [延伸阅读]巴军伤亡4倍于印军!印巴武装冲突“战果”暗藏“水分”?

  参考消息网1月25日报道 (文/马骐騑)
巴基斯坦和印度围绕克什米尔地区归属问题展开的冲突,是二战后持续时间最长的地区冲突之一。两国为争夺克什米尔地区的控制权不仅爆发过战争,还在数十年间长期保持着军事对峙和局部交火的状态。不过,在2017年之前的冲突中,双方在停火线附近呈现“你来我往”的态势,尽管每年都各自有数十人规模的伤亡,但印巴两军的损失差距不大,都保持了既不“吃亏”也没“占便宜”的对比平衡。然而,近期印度媒体对于2017年印巴军队在冲突中的伤亡对比悬殊的报道,引发了笔者的注意。

  据印度印度Zee新闻网站报道称,来自印度情报部门的消息人士表示,在2017年全年,印度军队在克什米尔地区实际控制线附近的战术行动和报复性跨境交火行动中打死138名巴基斯坦军队官兵,另有155名巴军官兵在冲突中负伤。而在同一时期印度军队在上述行动中仅阵亡了28名军人,另有约70名印军官兵负伤。同时,在冲突的频率方面,相较于2016年双方发生的221起冲突,在2017年,印巴双方仅在克什米尔地区就发生了860起边境冲突。按照印度媒体的说法,巴基斯坦军队不仅屡屡向印军发起“挑衅”,还付出了4倍于印军的伤亡(如果只计算阵亡数字的话则是印军的五倍之多)。那么,印度这番对其“战果”的夸耀是否属实?如果属实,造成2017年印巴边境冲突的损失对比失衡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鉴于印度军方和媒体在公开报道中素来“报喜不报忧”的习惯,笔者首先浏览了印度媒体和巴基斯坦军方的报道,以检验印军自报战果的真实性。果然,稍加查证,就挤出了印军自报战果的“水分”。根据《印度时报》和《经济时报》等印媒的报道,印度军方在别的场合公布的阵亡数字就变成了43-46人。排除因数据发布时间差异而造成的微小区别,这一数字也与印媒公布的阵亡28人的数字有一些差距。同时,如果我们根据“自情自报”原则来采信伤亡数字,那么巴军的阵亡数应该也使用巴军方的公开数据。根据巴军方公布的数据,在2017年的冲突中,巴军仅有41人阵亡。如果我们采信这一数据,则看来印巴两军在冲突中仍处于平衡的态势。不过,鉴于此前Zee新闻和《印度斯坦时报》等媒体均发现过巴军通过不承认伤亡来降低己方伤亡数字的明确证据,因此为尽量还原事实,笔者决定转而使用“战果互证”的方法。

  所谓“战果互证”,即是采信交战双方对于对方伤亡数字的计算和估计。尽管由于印巴冲突的双方均难以完全控制战场,因此对对方的伤亡估计会有不可避免的误差。但这种估计反映了交战双方对于己方战果和战斗力的认知,因此也具有一定的参考性。根据巴基斯坦媒体发布的消息,巴方认为在2017年的冲突中,印军阵亡人数为73-79人。而前文已提及,印度媒体公布的巴军阵亡数字为138人。从双方发布的数字可以看出,在对同一范畴的战事的分析中,巴军对于己方战果的估计仍低于印军的估计。尽管73至79人的阵亡数已经比印军自己公布的数据(28人)要大得多,但仍显示出巴军损失要大于印军。这种战果失衡是由什么原因造成的呢?笔者搜集了一些关于2016年7月以来印巴冲突中双方兵力与战法的资料,为大家择要分析。

图片 7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克什米尔地区示意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根据印度和西方媒体发布的消息,自2016年7月以来,印巴两军在克什米尔地区发生的冲突频率和烈度显著上升。而这一时间点也是印巴双方的冲突伤亡数字发生失衡的转折点。从事实上看,双方冲突规模的扩大直接导致巴军的损失快速增大。而引发双方冲突的导火索,是2016年7月印度军警打死印控克什米尔地区一支重要反印武装的指挥官伯汉·瓦尼。印度军警打击克什米尔境内反印武装的行动,引发了克什米尔境内的大规模骚乱和暴力冲突,也使得对此持默许和支持态度的巴基斯坦军队卷入冲突。自2016年7月至9月,印巴两军在克什米尔地区发生的冲突规模不断扩大。在2016年9月18日,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一个印军基地遭袭,导致17名印度士兵死亡、30人受伤。印军随即动员包括特种部队和空降部队在内的精锐部队,对实际控制线巴方一侧的阵地和哨所展开大规模报复活动,造成巴军数十人伤亡。由于受到国际社会的调停和干预,这一冲突没有继续恶化,但自此以后,印巴双方在克什米尔地区的小规模交火和袭击行动一直持续不断。

  值得注意的是,发生在2016年9月的冲突看似出于偶尔,实则源于印度政府增大对巴基斯坦的军事压力的刻意之举。自莫迪就任印度总理以来,印度政府和军方谋求打破印巴于2003年达成的停火协议的僵局,进而试图“以压促变”,实现克什米尔问题彻底解决的倾向愈发强烈。正是基于这种动机,印度军方和内政部管辖的安全部队频频对克什米尔地区的巴军和巴政府支持的各种武装发动挑衅和打击,并且在2016年9月的大规模冲突后,宣布将在2018年12月前“完全封闭”印巴两国边界,企图通过加强在边境地区的实际控制能力,来增大印度在谈判中的话语权。相比于印度的强硬态度,巴基斯坦的表态则相对“软弱”。巴陆军参谋长巴杰瓦在2017年10月表示,巴基斯坦边境依然面临着诸多变动因素,因此,希望同印度“建立正常良好的双边关系”。考虑到巴基斯坦的国力和军力远较印度为弱,目前又面临着来自阿富汗和中亚地区的严重安全威胁,自然可以理解其在与印度对抗的问题上持消极和保守退让的态度。

图片 3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印巴在克什米尔地区交火历史图片。(图片来源于网络)

  除政策和战略指导外,两国在边境地区军力差距的扩大,对于巴基斯坦在冲突中的“吃亏”也有一定影响。在2016年之前,印巴双方在克什米尔停火线附近部署的力量,均系由两国内政部管辖的边防部队。印度方面是由印内政部管辖的“边境安全部队”(BSF),巴基斯坦方面则是巴内政部管辖的“巴基斯坦别动队”(Ranger)和“边防部队”(Frontier
Corps)。此前,两国的边防力量数量和装备差距不大,因此在冲突中的表现也不相上下。然而自2016年以来,印度开始强化其边防力量的作战能力。据《印度时报》和《印度快报》等媒体报道称,印度政府斥巨资为其边境安全部队购置新型的枪支和车辆,并且在边境安全部队中组建了机械化和炮兵部队。这无疑强化了印度边防力量的作战能力,使之在面对巴边防部队时具有更大优势。此外,在近期的冲突中,印度陆军的特种部队、伞兵部队和第10步兵师等机动部队也加入了对巴军的袭击和报复行动中。上述部队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其战斗力和快速反应能力远胜于对面的巴军。相比之下,助力巴基斯坦边防力量实施袭击行动的多为受巴政府支持的当地非正规武装。这些武装虽然战斗热情较高,但其战斗力远不如印度正规军和边防部队。这也造成了巴军在冲突中伤亡较大而作战效率低下的局面。

  印巴两军在冲突中的战法差异,也拉开了双方伤亡数字的差距。巴军惯于主动向印军发动针对单兵和单个哨所阵地的狙杀、炮击等袭击行动(可能与巴方的非正规武装较多有关)。而印军则往往在受到袭击以后,以小规模的精锐机动分队对巴军展开计划周密的报复行动。但囿于实力不足和防止事态升级,巴军较少发动进一步的“反杀”行动。虽然印军在战术上的主动性较差,但其报复行动造成的伤亡要比巴军的小规模袭击的战果更大。长此以往,巴军的伤亡数字自然较印军为多。

图片 4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图为在印巴交火事件中被毁的房屋。(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8-01-25 00:09:02)

  [延伸阅读]P-8A可空射无人机:同时跟踪256个目标

图片 10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7年1月4日,网络上流出了一段据称是美海军P-8A“海神”反潜巡逻机拍摄的中国093型核潜艇航行视频,引发军迷们热议,那么P-8A有哪些先进之处?本图集就此为您简介。图为2016年12月拍摄的P-8A巡逻机与最新服役的DDG-1000隐身驱逐舰合影。

图片 11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网络上流传的美军P-8A巡逻机拍摄的中国093A核潜艇动态图。

图片 12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P-8A由美国波音公司基于波音737系列客机改进而来,主要用于取代服役多年的P-3C反潜机。P-8A在波音737-800型的机身上,加装了737-900型的主翼,动力系统则沿用2台CFM56-7B27A涡扇发动机。由于是由现役的民航客机改进而来,P-8A在研发阶段能够严格控制成本,以较高的经济性获得了美海军的青睐。
图为P-8A彩色剖面图。

图片 13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P-8A正面特写照。

图片 14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P-8A机长39.5米,翼展37.6米,机高12.8米,最大起飞重量85.8吨,最大巡航速度每小时907千米(比P-3C高20%),最大作战半径2222千米,在执行反潜巡逻任务时,可连续滞空4小时。

图片 15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P-8A“海神”(前)与P-3C“猎户座”巡逻机编队飞行。

图片 16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作为美海军的最新反潜机,P-8A搭载多种先进电子设备,最大亮点就是位于机头的AN/APY-10有源相控阵雷达。该雷达以X波段工作,最大探测距离大于100千米,主要用于搜索水面目标以及处于潜望深度的潜艇,也可探测空中目标。该雷达具有高分辨率合成孔径雷达(SAR)扫描模式,可同时跟踪256个目标,是P-3C雷达性能的8倍。图为P-8A总装线上,工人正在检查已安装好的AN
/APY-10雷达。

图片 17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P-8A技术参数剖面图。

图片 18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美海军公开的P-8A巡逻机内部画面,可见大型综合显控台,可同时显示来自多种不同传感器的情报。一架P-8A可监控64个被动声呐浮标和32个主动声呐浮标,综合反潜效能相当于3架P-3C。

图片 19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武备方面,P-8A总计搭载有11个武器挂点,5个位于机身后部的内置武器舱内,6个为翼下外挂点,可搭载的武器弹药包括AGM-84“鱼叉”反舰导弹、“斯拉姆”ER防区外巡航导弹、Mk54轻型鱼雷以及多种制导炸弹、水雷等,武器配置基本与P-3C相同,但P-8A的最大载弹量达15吨,P-3C仅为9吨。图为P-8A进行连续投放3枚“鱼叉”反舰导弹试验。

图片 20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P-8A机舱内搭载了先进的多功能显控台,可让机组人员实时处理多种信息。

图片 21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P-8A的一大“独门绝技”是是配备了由洛-马公司研发的“高空反潜战武器概念”(HAAWC)系统,在MK54鱼雷上加装了“远射滑翔翼适配器套件”,使普通鱼雷能像远程滑翔炸弹一样,从高空滑翔下降到正常发射高度后再入水。配备了HAAWC系统后,P-8A可从9100米的高空直接投放鱼雷,在GPS卫星的制导下,攻击敌方水面舰艇或潜艇,而无需冒险接近到敌方防空武器射程内再开火,大大提高了机组人员的生存性以及攻击突然性。

图片 22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除自身具有较强探测能力外,美海军研究办公室还耗资890万美元,授权英国BAE系统公司研发一种能从P-8A上直接发射的UTAS小型无人机,其搭载有专门用于反潜的“磁异常探测器”(可通过测量磁场变化,发现水下航行的潜艇),可自动向P-8A传送数据。P-8A搭载无人机后,无需下降飞行高度,就能获得关键目标数据,大幅提升了该型级的生存性和监视能力。
图为“无人瞄准航空系统”(UTAS) 空射小型无人机。

图片 23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除自身可发射小型无人机外,P-8A还能与MQ-4C“人鱼海神”(海军型“全球鹰”)远程监视无人机联网作战,可通过专用机载通用数据链为后者提供实时的海上以及海岸情报、侦察以及监视(ISR)目标数据,协助P-8A追踪和攻击潜在目标。MQ-4C的最大航程超过3700千米,最大续航时间超过24小时,一次执行任务就可覆盖700万平方千米的海域。

图片 24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美海军P-8A与空军RC-135电子侦察机、侦察卫星以及海军航母打击群协同作战示意图。

图片 25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P-8A外挂2枚“鱼叉”反舰导弹试飞。

图片 26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P-8A释放热焰弹资料图。

  (2017-01-18 08:17:00)

  [延伸阅读]参照印巴模式?外媒称印度或提议建中印两军总部热线

  参考消息网11月18日报道
印度“雷迪夫”网站11月16日发表题为《印度想要在印中两军总部之间开通热线电话》的报道称,印度将在印中边境事务磋商和协调工作机制会议上要求在印中两军总部之间开通热线电话。消息人士称,此次会议将是两国在洞朗地区经历73天的对峙后首次举行重要双边会议。

  报道称,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军事作战局长已经通过热线电话建立联系。这两个国家的军事作战局长每周至少进行一次对话,以提出并解决两军之间的问题。印巴军队在两国之间的实际控制线沿线处于对峙状态。

  据报道,印中边境事务磋商和协调工作机制2012年由曼莫汉·辛格政府设立,目的是寻找“加强军队人员和机构交流与合作的方法”,并探索“在双方认可的边境地区开展合作的可能性”。

  报道援引消息人士的说法称,该机制会议将在本月底召开。印方代表团将由负责东亚事务的联合秘书率领,将包括来自印度陆军作战部门的代表。

图片 27

  2017年8月2日,印军越界现场照片。新华社发

  (2017-11-18 10:49:0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