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曾经是喜欢打扮的娇气少女,她们曾经是我行我素的90后公主,可是现在,她们的身上已经没有了耳环和项链,也没有口红和高跟鞋,取而代之的是黝黑的皮肤、厚厚的茧子和威武的军靴——在她们胸前的军装上赫然写着“中国特种部队·响箭”。

亚洲城ca88 1
女子特战队队员在伞降训练中。闫星星摄

  她们不是电视剧里的“特种兵火凤凰”,而是经过千锤百炼的真正特战女兵,她们全部来自人民解放军第一支女子特战连。北京晨报记者日前来到北京军区第38集团军某旅,走进女子特战连实地探访,试图揭开那神秘的面纱。

  “天上几时有,背伞问青天,不知今日风向,将要去何方……”心中哼唱着自己改编的歌曲,从800米高空,三步离舱,纵身一跃,瞬间如同展翅飞翔的鸟儿在空中依次排开……

  组建

  经过一个多月的训练,陆军首支女子特战连中的15名成员近日将迎来首次空中跳伞。

  90后居多最大26最小18

  “终于要真正体验特种兵的感觉了!”女特种兵杜思敏本以为等待第一次跳伞会害怕和犹豫,没想到是满怀期待和兴奋。自进入女子特战连以来,女特种兵们每天要进行3000至5000米的晨跑,大量时间进行专业训练和格斗、攀岩、俯卧撑等一系列体能训练。即使在餐前,拳术练习也是必须完成的“甜点”。由于训练强度大,不少女兵腿部拉伤。“这不算什么。在这里,累得充实,苦得有滋味。”杜思敏说。

  今年3月30日,我军首支女子特种作战连在北京军区第38集团军某旅成建制成立,一群正值花季的女兵走进了这支神秘的特种兵方阵,成为我军特种部队的新生力量。

  为适应当前任务的需求,北京军区今年3月30日正式成立女子特种作战连。与男特种兵相比,女兵可在搜集情报、警戒防卫和拘捕等特殊作战行动中发挥得天独厚的优势,形成有效互补,全面提升特种兵的作战水平。副指导员李善珊介绍,女子特种作战连成员都是从各个基层部队里挑选出来的,90%以上的成员是大专以上学历,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本科在读生。在2012年入伍训练科目考核中,她们成绩全为良好以上,已学习掌握自动步枪射击、战术基础动作和拳术和格斗等技能。

  特种兵训练常常被人用魔鬼、地狱、挑战生理极限这样的词语来形容,一直以来这个领域都属于男人的职业。如果要想成为其中一员,必须经历如同丑小鸭变成白天鹅般烈火涅槃的脱胎换骨,否则就要被残酷的特种兵标准所淘汰。从一开始,女子特战队选拔的过程就是优中选优、百里挑一。其实早在去年年底,我军就开始着手筹备组建第一支女子特战连,开始接受报名的消息传出后,部队里适龄女兵非常积极,在经过基础体能、基本技能、心理测试考核三关后,最终45名优秀女兵光荣地进入特战连。

  令记者意外的是,女子特战连连长是一位男士。“首先是一个兵,其次才是女兵。”连长杨洪凯说起自己的训练“原则”。他谈到,在国外参加军事比武时,看到别国的女特种兵个个凶狠、尚武,在某些项目上甚至可以超越男兵。“对自己的女特战兵充满期待。”杨洪凯说。

  据了解,这些特战女兵年龄最大26岁、最小18岁,全部大专以上学历、85%都是“90后”,
特训期间她们每天坚持1个三公里、1个五公里、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蹲下起立、100个双手举杠铃雷打不动。今年基础课目考核,女子特战连全部取得射击、体能等12课目良好以上成绩,经过半年多集训后她们已经掌握了多种特战技能,部分队员成功完成800米高空跳伞。

  杨洪凯介绍,特战女兵们要经过基本体能训练、技能训练和特种技能训练三个阶段,要熟练掌握轻武器射击、摩托车突击车特种技术驾驶,具备跳伞、滑降、擒拿格斗、捕俘等多项特战技能,之后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特种兵。未来,女子特战连将着眼担负的任务需求,瞄准世界特种作战前沿,努力锻造出一支具备侦察监控、特种突袭、应急反应等多种能力为一身的特种作战力量。

  为早日成为军营中最强悍的“霸王花”,她们正按照特种兵的标准加紧“士兵突击”。在接下来的训练中,她们同男兵一样,除了掌握海、陆、空、警多种武器外,还要掌握爆破、潜水、攀登、滑降、擒拿格斗、识图用图等技能,成为样样精通的多面手。

  自成立以来,女子特战连受到广泛关注。为了提升女子特战连的战斗力,北京军区还专门请来了海军陆战队、八一体工队、军事五项队的队员来帮助训练女兵。目前,女子特战连一部分队员已经赴内蒙古参加为期四个月的驻训,另一部分队员正在太行山腹地进行伞降演习。“完训之后,大家就能见到女子特战连真正的风采了。”杨洪凯说。(倪光辉
谭维维)

  蜕变

 

  训练长肉紧身裤穿不上了

  女性爱美,人人皆知,女兵也不例外。新兵周琴身材高挑,上大学时进修的是模特专业,入伍时她还精心挑选了几件心爱的衣服带到部队,想在节假日找找T台模特的感觉。可新兵训练三个月,因时间紧、任务重没顾上穿。有一次正赶上节日,部队特批女兵可以穿便装外出购物。周琴兴奋不已,拿起心爱的便装,穿着穿着就哭了。高强度的训练,让她一下子结实了不少,紧身裤连穿都穿不上去了。

  “一开始我心里还很别扭,还委屈地哭了一鼻子。”周琴说,“不过很快我明白过来,自己不再是T台走秀的模特,已经是一名特种兵,要当就当最强悍的军营霸王花,在特种作战的战场上绚丽绽放。”

  不仅仅是周琴,很多女兵都悄然地转变了口味。这些从高中时就迷恋时尚杂志的女兵们,如今喜欢上了党史军史、外军研究等杂志。

  女兵们进入兵营的第一天起,就得改掉在家里养成的娇气病。“剪,把长发剪掉”,入伍第一天,大学生士兵李秀就要求班长把自己留了10多年的头发剪掉。
“来当兵就不能有公主般的娇气”,李秀是该女子特战连招收的第一批在校女大学生,入伍前留着一头长度齐腰、人见人夸的乌黑秀发。不爱红妆爱武装,在强军梦呼唤下,李秀和小伙伴们毅然告别校园穿上绿军装,剪掉秀发,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尽管白皙皮肤被晒得发黑,小手磨出了茧子,可她们都丝毫没有怨言。陈剑男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就自豪地说,成为女子特战连的一员,军人的荣耀感倍增,让我更加自信,
无论是生活还是训练能力都明显提升。

  这些女兵快速成长,相互之间也憋着劲:特种兵训练竞争很激烈,如果不抓紧快训,就会被淘汰,就会被队友超越,在女兵里自觉加大训练强度已是公开的“秘密”,19岁的高亚梅悄悄地向北京晨报记者透露自己的小秘密:“现在每天自己不多加练几圈,晚上睡觉心里都不踏实。”

  成长

  45天完成800米高空跳伞

  谁说女子不如男,特战女兵用实际行动回应外界的质疑。5月14日,女子特战连仅仅组建45天,就有15名队员成功完成800米高空首次跳伞。要知道,高空跳伞是特种兵最基本、最重要的技能之一,在现代战争中特种兵必须深入敌后执行特殊任务,而突破敌人防线最简单、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选择运输机空投。

  “明月几时有,伞包问青天,不知今日风向,将要去何方,我欲三步离机,又恐坐踏机门……”5月14日清晨,华北某军用机场晨曦微露,我陆军首支女子特战连15名特战队员哼着自编自改的《水调歌头·天上几时有》歌曲,背着伞包,搭乘两架武装直升机直冲云霄。

  “跳!跳!跳……”飞机在螺旋桨卷起的强大气流冲击下,爬行至800米高度,地面指挥员徐立平发出起跳命令,15名特战队员以每秒的间隔,依次从飞机尾部跃出机舱,5秒钟后,队员身后背着的伞包迅即打开,雪白的伞花犹如洁白的云朵,轻盈美丽、动人大方……

  “这15名队员在空中实现这么完美的成功一跳真不容易,她们比男兵付出了更多的艰辛和努力。”一直负责女兵伞训任务的上士班长杜迎辉说。来自辽宁的李文玲年仅20岁,她自豪地向北京晨报记者讲述着首次跳伞的经历:“800米要是自由落体速度极快,我们必须在5秒内开伞,还要准确地落在指定区域。”

  7月20日,女子特战连在内蒙古进行首次成建制基地化训练,以提高女特战队员复杂条件下的实战硬功。天刚蒙蒙亮,女子特战队员就起床,打背包、背被囊、穿军靴,开始一天“开胃餐”训练——武装三公里越野。该连副指导员李善珊告诉记者,驻训三个月来,女特战队员们平均体重瘦了10斤,她们伸出双手,皮肤明显黝黑了许多,手心手背与手臂的肤色截然不同。“战场不分男女,穿上特战服就要练就特战功”,这是女特战队员强调最多的一句共识。

  带兵经验谈

  全连惟一的男性——连长杨洪凯:

  战场上没有女人只有军人

  带领这批女花木兰的是连长杨洪凯,他也是全连惟一的男性。杨洪凯是一名非常优秀的特种兵,他毕业于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2010年曾经赴国外特种作战学院学习两年。前不久,杨洪凯作为骨干参加“砺刃”2013全军特种兵比武,和战友配合取得了四十公里定向越野金牌。他告诉北京晨报记者,上一次全军特种兵大比武还是上世纪60年代,“数十年后再搞全军特种兵比武,说明我军对特种作战更加重视,之所以在今年成立女子特战连相信也是国际国内形势的需要!”谈起特种作战,他这样描述,“特种兵是将军手中的剑,剑出鞘,所向披靡。特种兵是一支部队的拳头、尖刀,关键时刻必须能够顶上去,在敌后对重点目标实施有效打击,进而改变整个战局”。

  作为连长和连里的惟一男性,杨洪凯也在摸索经验,他对北京晨报记者说:“我以前从来没有带过女兵,不像以前带男兵那样有经验可循,总有点有劲使不上的感觉,沟通可能要稍微温和些,但标准绝对不能降低,必须严格按照特种兵作训大纲进行,因为‘战场上没有女人,只有军人’。”

  链接

  美国女兵约占世界女兵四成

  在世界各国,越来越多的军兵种吸纳女性,越来越多的领域对女兵开放,越来越多的女军官问鼎“将星”。

  美国是当今世界上女兵最多的国家之一,美国女兵约占世界女兵的40%。美军中出现女性,始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当时美国为了解决海外驻军通信联络问题,征召了200名女性到军中服役。现在,有将近32万名妇女在美军中服役,占美国军队总数的13%。

  在俄罗斯军队中,仅指挥专业就有170多种岗位对女兵开放。目前,俄罗斯拥有女兵15万余人。

  在日本自卫队中服现役的女军官总共有2.7万人,约占自卫队军官总数的4%。日本自卫队绝大部分领域都已对女性开放,女兵们活跃在陆、海、空三军自卫队中。

  女兵在以色列国防体系内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女兵在军队中的地位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今天,女兵甚至可以走上步兵战斗教官、核生化战术运用专家这些以往只能由男性担任的岗位。

  德国政府一向排斥女兵。在经过了几十年的奋斗后,德国2000年1月11日终于推翻了禁止女性从军的法律,德国女性获得了加入德国联邦国防军的权利。

  钩沉

  中国女兵简史

  在中国古代史中,女性参与军事活动的记录出现很早。商朝第23位王武丁的妃子妇好,就多次担任统帅带兵出征,最多的一次曾经统领13000人的大军,这在当时是一支相当庞大的部队。

  在《史记》之《孙子吴起列传》中记载,春秋时代,吴国第24任君主阖闾故意考验军事家孙武,挑选了180名宫女接受孙武训练,并由两名爱妃负责卒长之职。刚开始,纵使孙武“三令五申”重复表明会执行军法,众宫女皆不理孙武的号令,于是孙武便将作为卒长的两名吴王爱妃斩首,即使吴王阻止亦不理会。

  唐代开国皇帝李渊的女儿平阳昭公主也曾组织女兵部队,号称“娘子军”。义和团运动中以女性为主体的“红灯照”组织,类似于民兵性质,也勉强可算作女兵。

  现代中国最早的成建制女兵是组建于1927年2月12日的黄埔军校第6期武汉分校女生队(共计130人),并于当年夏天参加了对夏斗寅军队的作战。

  1931年5月1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第三团女子军特务连在海南岛正式成立。1934年3月组建的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团(后扩编为独立师)是中国人民军队史上第一支大规模的正规女兵部队,人数达2000多人。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又重新组编为妇女抗日先锋团,总计1300多人。

  新中国成立后,我军一些特殊兵种也出现了很多女性身影:2009年国庆大阅兵,我军首批女歼击机飞行员成功飞越天安门,如今她们中的部分人已经成功征服三代战机歼-10。2011年,我军第一支女子导弹连正式成立。2012年1月驻香港部队顺利组建女子特战队,成为我陆军首支女子特战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