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ca88 1 玉树不倒(国画) 马国旗作

近年来,我国电影产业化发展取得举世瞩目的成绩,业已成为世界第三大电影生产国和第二大电影市场,拥有世界第一的银幕数量。面对日益开放的世界和多元文化的竞争,我国电影与好莱坞为主体的外国影片同台竞技,不断学习借鉴先进的制作生产经验,提高国产影片的质量水平,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在深化改革中发展进步,呈现蓬勃的创造活力和巨大的发展潜力。

  作者:朱寒汛

电影是文学艺术与现代工业技术相结合的产物。用形象直观的视听语境、时空转换的叙事方式、数字特效的科技手段,讲述引人入胜、发人深省的精彩故事,使电影成为世界范围内具有广泛群众基础的现代艺术,无语言障碍的跨文化交流载体,代表国家文化软实力的硬指标。衡量一个国家电影发展水平的终极标志之一,就是看拍摄生产出什么样的电影作品。去年以来,《战狼Ⅱ》《红海行动》《建军大业》《血战湘江》等一批以军事题材为代表的主旋律电影作品,在市场上引发观影热潮,引起广泛的社会反响,为主旋律影片创作带来诸多启示。

  正如纤细的脖颈承担不起硕大的头颅,低哑的咽喉唱不出美妙的和声,没有与之对应的胸怀、责任和修养,军队电影工作者如何在激流汹涌的21世纪自信从容地重铸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的内在精神气质,进而以遒劲有力而又瑰丽多姿的艺术创新来引领中华文化的复兴和繁荣?

唱响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

  电影工业从默片到有声,从黑白到彩色,从胶片到数字,从平面到立体,从类型电影到电影类型,从最初被认为是“没有商业前途的发明”成为今天各国之间竞相输出文化价值观、美国电影独领风骚的重要娱乐媒介和文化产业,至今不过短短百年。应该看到,无论是技术、意识还是学术领域,它都乘着现代科技和商业文明的东风,以非凡勇气和视域,不知疲倦且精益求精地不断地实现着自我革新和突破,反复刷新人们的讲述故事、消费娱乐、弘扬精神的方式和途径,并以难以计数的银幕经典奠定了电影艺术牢不可破的美学地位。因此可以说,一部世界电影史,就是一部文化创新史。创新精神就是电影产业最高意义上的现实主义精神。电影的灵魂就是创新、创新、再创新。

《战狼Ⅱ》《红海行动》将现实军事题材电影创作推向一个新高度。由我国发起推动的“一带一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性的话语主题。正是在这样的国际形势和发展格局下,我国军事力量为维护世界和平而走出国门,在执行联合国维和任务、参与海洋护航、人道救援、危机撤侨和反恐行动中做出了牺牲和贡献。这些都为新时代军事题材影片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和空间。不论是《战狼Ⅱ》塑造的个体硬汉、孤胆英雄、铁血豪情的人物形象,还是《红海行动》表现的群体特种兵坚定果敢、英勇无畏、无坚不摧的集体力量,都以国家使命和人民利益为责任担当。影片展示强大的祖国派军舰撤侨、人们高擎五星红旗通过战乱地区等,都有真实的现实依据,艺术地诠释了“祖国是人民最坚实的依靠,英雄是民族最闪亮的坐标”这一真理。这两部影片用惊心动魄的故事情节、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紧张刺激的战争场面、感人肺腑的家国情怀,唱响了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的主旋律,极大激发了广大观众的民族自豪感和国家荣誉感。

  以高昂的主旋律引领时代精神

《建军大业》《血战湘江》在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影创作方面深度开掘,在创新艺术表达方式上取得新成果。中国革命历史是电影创作的一座富矿,要在尊重敬畏历史的前提下,按照艺术规律深入挖掘,既要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又要注入现实的观照表达。《建军大业》延续《建国大业》《建党伟业》的三部曲巨制,以塑造英雄群像和宏大叙事的方法,艺术再现创建人民军队艰苦卓绝的斗争历程。这部影片的亮点是一批青年演员饰演英姿勃发的青年将领,艺术还原了风华正茂的革命领袖和军事将领形象,使观众感到亲和力和认同感。《血战湘江》则以深沉凝重的悲壮书写,表现了红军长征中一场关系中国革命和红军生死存亡的惨烈战役,热情讴歌了红军将士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和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它的特色是思想寓意深刻,数万名红军先烈用鲜血和生命、忠诚和信仰诠释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历史必然性,蕴含了在苦难与辉煌的伟大斗争中锻造和维护核心的鲜明主题。这两部影片用影像传承红色基因,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以史鉴今,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形象化教材。

  我们的军事题材主旋律电影伴随着新中国的成长而不断发展,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反馈和引领着中国的时代精神和文化品位。以八一电影制片厂为代表拍摄的军事题材影片,从1990年的《大决战》《大转折》《大进军》等一系列佳作和精品,为新世纪军事电影的崛起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新世纪10年的“三惊”系列(《惊涛骇浪》《惊心动魄》《惊天动地》)《冲出亚马逊》《太行山上》《夜袭》等作品,在某些程度和层面上已经展现出了一些不同以往的个性化探索,开拓了主旋律电影的新领域。尤其是今年3月份上映的反映西路军临泽突围的革命历史题材影片《惊沙》和“七一”上映的以航天英雄为原型的故事片《飞天》,像两股清新的风刮过影坛,前者以她顽强不屈、以弱击强、向死求生的红军精神,以小见大地折射出了支撑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开创人民共和国这一伟大历程的内在动力,带给千万观众以难得的信念洗礼和灵魂撞击;而后者则以她宏大紧凑的“家国同构”的叙事结构、跌宕起伏的人物命运、独具匠心的艺术想象,有力印证了新中国作为航天大国崛起于世界之林的决心和能力,上映至今受到广大观众充分的肯定,并摘得了十四届电影金鸡奖和二十八届电影华表奖的多项桂冠。

立足当代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伴随着政治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社会文化的大众化、消费化和市场化倾向蔓延各个艺术行业和门类,自2002年《英雄》带领中国电影进入大片时代,电影的票房和产量逐年屡创新高,2010年总票房已突破100亿人民币。我们应当为电影产业规模的壮大、消费市场的繁荣鼓掌喝彩,更有理由为主旋律电影所取得的成绩和广阔前景感到精神振奋。同时不可忽略的是:社会文化生活多元格局早已冲破了计划经济时代的美学标准、电影形态和电影语言,以美国好莱坞大片为表征的西方意识形态泥沙俱下滚滚而来,以雷霆万钧之势冲击、挑战着中国传统的集体意识,并且以电影、网络、音乐等传媒工具作为重要载体,“润物细无声”地裹挟和浸染着中国社会各个角落,悄然改变中国人的某些固有观念。

这几部影片之所以既能在思想、艺术上取得成功,又能在市场上受到欢迎,从根本上说是针对中国电影参与国际竞争的新环境、互联网新兴媒体多屏竞争的新格局、不断发展变化的观众审美新需求,对影片进行类型化创作、技术化包装、商业化营销、品牌化构建,真正做到了主旋律电影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我们是如此迫切地需要感情朴素地、方法灵活地、故事动人地、才华横溢地始终展现中国的主旋律电影和中国电影的主旋律。

所谓创造性转化,就是按照电影创作生产的基本规律,如艺术规律、技术规律、市场规律进行综合运作,对影片的题材、类型、内容、形式、各种要素融合改造,学习借鉴外来的电影技术管理知识,不忘本来,辩证取舍,使其转化为中国电影的艺术生产力。所谓创新性发展,就是按照时代新发展和社会新进步、社会主要矛盾新变化给中国电影提出的新要求,立足当代,面向未来,进行综合艺术和高新科技的系统创新,提升原创能力和现代工业制作水平,提高质量效益,靠创新引领创作生产和推动持续健康发展。

  以忠诚的品格坚守发展创新

人们习惯用“三分法”将国产电影划分为主旋律影片、商业影片、艺术影片三种类型。由于简单化理解和粗放化制作,也确实存在某些主旋律影片只注重选题本身而忽视艺术表达和形象塑造,甚至排斥电影作为特殊文化产品要在市场上流通传播的商业属性要求,一度使“主旋律”成为“不好看”的代名词,伤害了主旋律电影的创作本身;某些艺术影片不注重主旋律也排斥商业化,使影片成了孤芳自赏、脱离大众的一己悲欢;较为严重的是一些商业影片既不主旋律也不商业化,把拍电影当成追名逐利的“摇钱树”,追求拜金主义、娱乐至上、低级趣味、粗制滥造。凡此种种都警示我们:电影创作生产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被资本完全绑架,不能生产文化垃圾,否则,电影就没有生命力,没有发展前途和希望。

  所有的创新都不是天外来客,不是灵光射顶,创新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坚守和继承。我们要从那些红色经典中继承什么呢?

创造无愧于新时代的电影艺术

  对于中国革命史的珍视和熟悉。电影工作者首先自觉学习党史军史,学习伟人著作,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来龙去脉。人之所爱,必先熟悉,乃生情感。脑中没有英雄伟业的系统培养和熏陶,没有一面父辈的旗帜,没有一颗革命的种子,没有一个坚定的情感立场,而是命题作文,需要创作什么再去研究什么,感情不投入,研究不深入,如何创造出优秀的革命历史题材电影?!

党的十九大向全世界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中国电影人要敏锐感受新时代的新变化、新发展、新要求,肩负起新时代赋予的责任使命。用电影艺术唱响新时代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创造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的主旋律。

  保持忠诚的品格。其心清,则见识明达;其志专,则用事精微;其意诚,则处世刚正;其情真,则可同荣辱共进退。忠诚在艺术事业中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忠实于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和激情来创作。为什么前17年的银幕红色经典,如《钢铁战士》《柳堡的故事》《战火中的青春》《林海雪原》《铁道游击队》《小兵张嘎》《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到文革时期的《闪闪的红星》等,它们一方面是必须体现国家意志的指令性动作,几乎没有辗转腾挪展现艺术个性的空间和条件,一方面缺乏参照,摸着石头过河,而且几乎无一不是在一穷二白、极端艰苦的创作、拍摄条件下完成的,都是拓荒而行,今天看来依旧水准很高,散发出强大持久的艺术生命力。说到底,电影的灵魂并不在于形式而来自人生观,是情感——动机的血汗和泪水,是故事间敲断骨头连着筋的顽强情感结构,如果排斥高尚,必将远离感动。老一辈电影工作者对党的事业的无限忠诚和对艺术的无私奉献,他们的职业素养、敬业精神、团队精神、吃苦精神、奋斗精神,就是主旋律电影的精魂之所在,更是我们必须坚守的精神原动力。

必须坚定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这是对主旋律电影创作的新要求。要看到今天的祖国大地上,人民群众正在上演着波澜壮阔的活剧,国家蓬勃发展,家庭酸甜苦辣,百姓欢乐忧伤,构成了气象万千的生活景象,充满着感人肺腑的故事,洋溢着激昂跳动的乐章,展现色彩斑斓的画面,这正是电影创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和动力。电影工作者要扑下身子,放下架子,扎根生活,扎根人民,拜人民为师,向人民学习,从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大实践中汲取创作的灵感和营养,把人民作为电影创作的表现主体,作为电影鉴赏的最终评判者,真正用优秀的作品来回报人民。

  在坚守传统中更新视野。从《八月一日》《我的长征》和《太行山上》《天安门》《张思德》《沂蒙六姐妹》《秋之白华》等经典叙事的主旋律影片尤其是《十月围城》和《惊沙》中可以看出较以往同类影片更细致入微的人性观照,多角度多人物呼唤人间正气与理想信念。同时要立足历史和未来的切割点,以更广阔和纵深的视野观照某一重大历史事件。对时间不可逆性和空间环境独特性的认知和敏感,给我们主旋律电影尤其是革命历史题材作品的挖掘提供更加丰富、多面和深刻的断面和切片,为今后的重新阐释提供巨大空间。近年来很难称之为主旋律的几部大片,尽管无论是《集结号》中虚构人物和情节设置所得出的某些生硬结论,还是《南京!南京!》中历史夹杂在民族沉痛感中某些个人观点,或如《建国大业》《建党伟业》中的过度包装和凌乱叙事,以及《色戒》《风声》和《东风雨》等影片过于精美甚至机巧的类型化处理,都有这样或那样的值得商榷之处,但是我们亦应当看到它们均从不同视点和角度切入历史,取得了创新性成就。尤其是《建国大业》《建党伟业》两部大片已经在相当程度上突破了以往如《西安事变》《开国大典》《重庆谈判》《大决战》等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影片那种A事件导出B事件“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时代局限,而较敢于以宏大的企图心、庞杂的细节来综合地表现事件之前后的历史全景,展现出了当代电影人理应具有的厚重、深刻和不断发展的对革命历史的新认知。

必须坚持精品标准,推动电影创新发展。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三者缺一不可,密不可分。思想精深要求导向正确,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和融入创作,明确唱响主旋律、弘扬正能量始终是电影工作者的责任和使命;艺术精湛要求电影本体是艺术表达,以内容为王,以充实为美,艺术的魅力体现在内容充实的故事之中;制作精良要求以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和现代工业技术手段打造精品。创新是文艺的生命,电影艺术本身要求观念与手段相结合,内容与形式相融合,各种艺术要素与技术要素相辉映,更需要把创新贯穿在电影创作生产的全过程。在拓展题材、丰富类型、创新形式上下功夫。如在题材拓展方面,不能仅有重大历史题材和军事题材,还应有工业、农村、教育、科技、环保等方面;在类型划分上,不能仅有军事动作和爱情喜剧,还应该有青春励志、家庭伦理、体育竞技、灾难救援、科幻实验等方面。创新要坚持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在继承中发展,要注重吸收中华传统文化艺术的精华,努力创造出具有民族精神、风格、气派的中国类型电影。

  以借鉴中外的经验繁荣自己

必须加强电影队伍建设,培养造就德艺双馨的人才。创作要繁荣,人才是关键。电影工作者应该自觉追求精神境界的高远,成为新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倡导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抵制低俗、庸俗、媚俗。自觉加强思想修养、知识储备、专业训练,既要有“铁肩担道义”的社会责任感,又要有“妙手著文章”的艺术表现力,做到德艺双馨。新时代呼唤“不拘一格降人才”,互联网新媒体跨界融合,改变了影视形态,催生了新型人才群体。新兴民营影视企业风起云涌,网络电影创作人才辈出。要善于发现、培养、引领、团结青年电影人才,使他们成为繁荣新时代社会主义文艺的生力军。广大电影工作者要坚定文化自信,坚守艺术理想,坚持创新创造,努力创作生产出更多更好的、无愧于新时代的新作品,续写中国电影由大到强的新篇章,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做出新贡献。

  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谈到:“我们决不可能拒绝继承借鉴古人和外国人。”

(作者为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理事长)

  电影工业产生于欧洲,繁荣于美国。

制图:蔡华伟

  近年来美国军事、战争电影《硫磺岛家书》《父辈的旗帜》等鸿篇巨制将战争与人性的壮美、残酷、深邃、辽阔和多元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和起点;韩国电影《实尾岛》《海岸线》《太极旗飘扬》《向着炮火》等影片也在重新解读战史同时大力地输送韩国的价值观;在《布列斯特要塞》《第二战线》和《边疆》等影片身上,我们又目睹了俄罗斯军事电影的重新崛起。就是在各国竞相输出文化软实力,中国电影工业必须与国际电影美学深度接轨,中央大力提倡培养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弘扬中华文化、努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今天,人家都打到家门口了,不熟悉、不了解、不借鉴、不运用、甚至不超越外国电影的成功经验,不出其不意,不古调新弹、不反其道而行之,是难以捍卫本土电影尊严的,更遑论中国文化走向世界。

明振江

  相较与几年来电视剧的勃勃生机(如《雍正王朝》《康熙王朝》《汉武大帝》《大宅门》《大染坊》《乔家大院》《闯关东》等),制作精料、成本巨大历史题材电影往往缺乏历史厚重感和想象力,除了《孔子》《赵氏孤儿》《梅兰芳》等少数几部影片以诚意勉力支撑着中国传统文化的银幕表达,其它诸如《赤壁》《花木兰》《战国》《关云长》等耗资甚巨的古代战争影片,实在难以名副其实,它们在自家门口显得水土不服,这已经说明了中国传统美学经验与当代中国电影的深度断裂。而无论是《三枪拍案惊奇》《让子弹飞》《唐吉珂德》还是《麦田》《我的唐朝兄弟》这样匪夷所思、几乎毫无中国风格、深受好莱坞电影浸染的游戏之作,居然被许多人奉为经典。我们实在没有理由不怀念那部拍摄于20年前的,将好莱坞西部片经验成功移植西北大漠边陲的《双旗镇刀客》。

明振江

  利用和借鉴西方电影技术来书写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考验着中国电影能否打开一条真正通向世界的文化路径,这项伟大事业在市场多元化,电影产业化的当下中国显得是那么任重而道远,但是我们有理由充满信心,因为有民族精神和中国气派的艺术规律是任何金钱和势力不可战胜的。

  以顺应时代的变化书写当下

  改革开放后尤其是新世纪以来经济建设所取得的成果举世瞩目。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极大地丰富和多元,这其中有多少可歌可泣,大书特书的人物和故事数以万计。《惊涛骇浪》以1998年全国性特大洪涝灾害为故事背景,塑造了三个家庭和几组人物在洪峰到来时的情感与事迹,并且赋予了剧中人物以各自不同的时代特征和情感纠葛,亲情、爱情、友情与光荣、尊严、民族情感在洪峰到来时候集体爆发,使得本片不但场面壮观,且叙事节奏分明,充满感情力量。《惊天动地》讲述四川汶川特大地震时,正在率部演习的解放军某部旅长唐新生在与上级失联状况之下,毅然决定带领部队突破重重险阻奔向灾区进行救援工作的故事。拍摄手法细腻,地震场面大量运用电影科技合成镜头,使人有身临其境之感,同时通过正面描绘,展现了新时代青年军人丰富情感和舍己为人的大无畏精神。应该说,近年来的每一部军事题材作品,均在主旋律的道路上坚持着多样化的探索,体现出顺应时代发展所作出的相对职能变化、揣摩电影艺术规律、并具有原创性地敏锐捕捉题材和素材的不凡手眼。它们多样化是为了更好地从历史和现实中挖掘战争母题,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兵服务、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而不是为了邀名射利,哗众取宠,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和簇拥,也不是为了倏忽来去,纵横人间,径直奔向莫名其妙的小众世界。

  军事题材作品在市场中的某些劣势,恰恰是有利创新电影格局的优势。只有在创作生产的过程中自觉地适度去金钱化,而不是为了经济效益反复试验、挑逗甚至诱导那些端不上台面的官能刺激,才能更好地准确把握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新要求,准确把握当今时代文化发展新趋势,准确把握各族人民精神文化生活期待,创作出符合电影艺术规律的佳作。只有同广大人民群众一道真切感受生活,一道呼吸一道思考,一道面临困惑一道解决难题,以严肃的现实主义精神和全新的现实主义视角描写他们,关怀他们,鼓励他们,讴歌他们,矢志不渝,持之以恒,主旋律电影的辉煌可计日而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