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走过了90年的光辉历程,我军在党的领导下也走过了84年的战斗岁月。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们这支人民军队的军魂,是党和国家的重要政治优势。作为党缔造和领导的人民军队,必须继承和发扬人民军队忠于党的光荣传统,始终在党的绝对领导下行动和战斗。

  近年来,境内外敌对势力把军队作为重要目标,加紧渗透破坏,极力攻击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大肆宣扬“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企图动摇我们党执政的重要基石。在这场严肃的政治斗争面前,充分认清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始终保持清醒政治头脑和坚定政治立场,显得尤为重要。

  一、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军建军的根本原则和永远不变的军魂

  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们党艰辛探索得出的真理性认识

  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们党把马克思主义建党建军学说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伟大创造,是我军建设和发展的首要问题。毛主席提出,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容许枪指挥党。邓主席要求,军队要始终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国家,忠于社会主义。江主席指出,一个军队要有军魂,我们军队的军魂就是党的绝对领导。新世纪新阶段,胡主席强调,要始终不渝地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做到坚定不移听党指挥。这些重要论述,深刻阐明了人民军队必须始终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的最高政治要求。在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这个根本政治原则问题上,必须头脑特别清醒、态度特别鲜明、行动特别坚决。

  中国共产党缔造自己的军队,并将其置于绝对领导之下,不是从哪个政治家头脑中简单构想出来的,而是在艰苦卓绝的武装斗争中,在与党内错误思想的斗争中,在推进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的历史进程中,以鲜血为代价换来的真理性认识。

  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从根本上说是由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决定的。中国共产党是用马克思主义武装起来的先进政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90年前,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民族危机和社会危机空前深重。各种进步政治力量、无数仁人志士苦苦探索救国救民的道路,都未能完成救亡图存的民族使命和反帝反封建的历史任务。只有中国共产党,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主义解决中国实际问题,开创了实现人民解放、国家富强、民族振兴的正确道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相继实现了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到民族独立、人民当家做主新社会的历史性转变,从新民主主义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性转变,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封闭半封闭到全方位开放的历史性转变,综合国力大幅跃升,人民生活明显改善,国际地位显著提高,中华民族巍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实践充分表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就没有今天的幸福生活。我军作为人民利益的忠实捍卫者,必须始终不渝地坚持党的绝对领导。

  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我们党正确把握中国革命特点规律得出的科学认识。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旧中国,长期处于帝国主义、封建势力和资产阶级反动派的蹂躏压迫之下,中国革命的敌人异常强大,反革命统治异常残酷,决定了被压迫阶级的政党必须建立自己的军队,开展独立的武装斗争才能完成革命的任务。在建党之初,由于对这个问题缺乏深刻认识,我们党在国民党反动派叛变革命时付出惨痛代价,党从血的教训中深刻认识到“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真理。我们党在创建人民军队之始,就确立了“党的作用高于一切”、“支部建在连上”等原则制度,并在武装斗争实践中不断成熟完善,对独立掌握军队、开展武装斗争的认识也不断深化。正如毛泽东指出,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民主革命,无议会可利用,无合法斗争权利,只能开展武装斗争,只有依靠人民军队和人民战争。离开了我们党独立领导的武装斗争和人民军队,就没有无产阶级的地位,就没有人民的地位,就没有共产党的地位,就没有革命的胜利。

  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们党经过艰辛探索得出的真理性认识和一以贯之的建军原则。党在初创时期,由于没有独立掌握武装力量,致使革命遭受巨大损失。党从血的教训中认识到,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必须以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南昌起义,标志着我们党走上了独立领导革命战争、创建人民军队、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三湾改编,从组织上解决了党直接掌握士兵群众的重大问题。古田会议,确立了党领导军队的一系列根本原则和制度。此后,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长期实践中,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不断得到坚持、巩固和发展。正是因为坚持了这一根本原则,党才把我军这支以农民为主要成分的军队建设成为新型的无产阶级军队,确保我军从小到大、由弱到强,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出色完成党和人民赋予的使命任务。实践证明,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军建军之本、立军之本、强军之本。

  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我们党内无产阶级思想与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激烈斗争得出的真理性结论。建军之初,由于红军长期处于分散的农村游击战争环境,红军的主要成分是农民和其他小资产阶级,还有一些来自旧军队的军官,不同程度地存在单纯军事观点和极端民主思想等观念,因而在建军原则上出现了“党对军队是指导还是领导、党要不要管理军队的一切”等争论。1929年2月召开的古田会议及其决议,及时纠正了当时党内存在的各种错误思想,确立了红军必须置于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之下的根本建军原则,对创建新型人民军队具有里程碑意义。长征途中我们党同张国焘与党争兵权、分裂红军进行了坚决斗争,抗战初期又及时纠正了王明“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经过统一战线”的右倾投降主义错误,坚持和发展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在我军80多年发展进程中,不论遇到什么样的政治风浪和严峻考验,不论国内外敌对势力怎样渗透破坏,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原则和制度没有丝毫含糊和动摇,成为我军不乱不垮、纯洁巩固、无往不胜的重要法宝。

  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人民军队矢志不渝的政治信念和行动遵循。党不仅缔造了我们这支军队,而且一直教育和培养着我们这支军队。革命战争年代,党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官兵,用崭新的革命精神贯注部队,开展延安整风、新式整军等运动,着力涤除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使官兵牢记人民军队的性质宗旨,在党的领导下为正义事业和人民解放而斗争。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时期,我军深入开展学习毛泽东著作活动,兴起学习贯彻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热潮,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坚持不懈地进行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教育,坚定官兵爱党、信党、跟党走的政治信念。历经时代变化和各种斗争考验,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深深融入一代一代官兵的血脉,成为人民军队凝聚军心、永远不变的军魂。

  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我们党坚持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成果。无产阶级必须掌握革命领导权和拥有革命军队,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1871年,马克思在总结巴黎公社失败的教训时明确指出:“无产阶级专政的首要条件就是无产阶级的军队,工人阶级必须在战场上争取自身解放的权利”。中国共产党在缔造和领导人民军队的实践中,把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确立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解决了新型人民军队如何创立、建设和发展的重大问题。这一根本原则和制度,实现了党的思想政治领导与军事行政领导的统一、集体领导与个人负责的统一、党的组织与军队建制的统一、党领导军队与国家领导军队的统一,丰富和发展了无产阶级军队建设理论,成为我军不断发展强大的成长胜利之魂。80多年来,我们党先后创立形成了毛泽东军事思想、邓小平新时期军队建设思想、江泽民国防和军队建设思想、胡锦涛关于新形势下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贯穿其中的一条耀眼夺目的“红线”,就是“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我军永远不变的军魂”。

  二、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国的基本军事制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

  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国的基本军事制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

  随着中国革命的胜利,我们党探索建立了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制度。

  胡锦涛主席指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军建军的根本原则和永远不变的军魂,是我国的基本军事制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党和国家的重要政治优势。”

  我们党及时而富有远见地将武装力量的领导和建设纳入国家制度体系,把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建军原则上升为国家意志,使之成为符合我国国体政体要求的基本军事制度,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

  “军事制度”,是指国家或政治集团组织、管理、维护、储备和发展军事力量的制度。随着中国革命的胜利和党的执政地位的确立,我军成为国家的武装力量,我们党及时坚定而富有远见地将武装力量的领导和建设纳入国家制度体系,把党指挥枪的根本建军原则上升为国家意志,成为我国的基本军事制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

  作为我国的基本军事制度,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从体制上保证了我军是党的军队、人民的军队和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军队归谁领导、听谁指挥,是军事制度的核心内容。我们党是全国各族人民利益的忠实代表,我国是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国家,我军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民军队,这就决定了我军是党的军队、人民的军队、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武装力量属于人民,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领导全国武装力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武装力量受中国共产党领导。这就从法律上确立了党领导军队的基本制度,同时又明确了国家对军队的领导。

  第一,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基本军事制度的根据在于党、国家、人民在根本利益上的一致性。我们党是全国各族人民利益的忠实代表,我国是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国家,我军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民军队。在中国政治舞台上,我们党所代表的利益,与国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在根本上是高度统一、融为一体的。我军既是党的军队、人民的军队,也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党领导军队与国家领导军队是完全一致的。历史和实践充分证明,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利党、利国、利民的好制度,符合人民的利益,也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根本利益所在。

  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体现了我国政治建设的内在要求。政治制度决定军事制度。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党的领导核心地位,必须充分体现在包括国防和军队建设在内的社会主义建设的各个领域。只有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才能在党的统一领导下,把军事制度纳入国家政治制度体系,确保军队作为国家机器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我国政治生活中充分发挥作用,有效维护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才能确保把国防和军队建设纳入国家建设大局,充分运用国家政权力量和资源建设军队,促进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协调发展,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程中实现富国和强军的统一。这是我们党建军治军最可宝贵的制度成果,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重要体现。

  第二,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基本军事制度得到了国家和军队法律法规的确认和保障。《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领导全国武装力量,中央军事委员会实行主席负责制。中国共产党的中央委员会有权向全国人大推荐国家中央军事委员会的领导人,中央军事委员会其他组成人员的人选,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提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武装力量受中国共产党领导,武装力量中的中国共产党依照中国共产党的章程进行活动。《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国防法》是规范国家国防行为的基本法,具有最高权威性,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提供了最有力的法理基础和法律依据。同时,这一根本制度也贯穿到共同条令、政工条例、军队基层建设《纲要》以及党委、党支部工作条例等一系列军队法律法规中,成为军队一切行动的根本遵循。

  应当看到,我国基本军事制度与西方军事制度的根本区别,在于我国的基本军事制度维护的是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军事制度本质上维护的是资产阶级利益。西方一些国家实行政党间接掌控军队,有其产生的阶级基础和历史条件,是与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属性、政党制度、执政方式紧密相连的,我们决不能照抄照搬。国内外敌对势力用所谓“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那一套,来攻击我们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其根本目的是妄图使我军脱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进而推翻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对这些错误政治观点,我们要坚决抵制,始终做到坚定不移地听党的话、跟党走。

  第三,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基本军事制度是我国政治制度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建立了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实行了与西方国家不同的政治制度,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政治体制决定军事体制,军事体制必须适应政治体制。在军队的领导和指挥上,只能由中国共产党来掌握,而不允许其他任何政治力量来领导。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基本军事制度,与我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和基层群众自治制度一起,构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坚强支柱,确保了人民当家做主。正因如此,在我国现实政治生活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与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是一致的。这有利于运用国家政权的力量加强军队建设,有利于保证军队的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的高度集中统一,有利于发挥军队在保卫和建设国家中的职能与作用,是最符合中国国情军情的科学有效制度。

  三、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党和国家的重要政治优势

  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党巩固执政地位和实现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保证

  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能够历经风雨而不断巩固,根本的就在于它是一个适合中国国情的好原则、好制度,能够保证党的事业兴旺发达、国家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宁。

  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社会主义事业之所以蒸蒸日上,中国共产党执政之所以坚如磐石,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我军创建80多年来,之所以能够不断发展壮大,从胜利走向胜利,最根本的是党的正确领导。实践证明,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事关党的事业兴衰成败,事关国家治乱安危,事关人民幸福安康。

  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关系党执政地位的巩固和执政能力的提高。巩固党的执政地位,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是实现国家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根本保证,是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所在。党要长期执政、执好政,靠纲领路线正确,靠人民群众拥戴,也需要军队提供重要力量保证。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我们党和国家能够经受住一系列重大考验,与我军始终不渝听党指挥是分不开的。军队是政权的重要基石,执政党必须牢牢掌握对军队的领导权。面对长期的、复杂的、严峻的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我们党只要紧紧依靠全国各族人民,牢牢掌握人民军队,就会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巩固党的执政地位的重要力量保证。中国共产党成为执政党,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但执政党的执政地位不是与生俱来的,也不是一劳永逸的。早在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同志告诫全党“巩固这个胜利,需要很久的时间和要花费很大的气力”。巩固党的执政地位,要靠纲领路线正确,靠人民群众支持,靠执政能力提高,也要靠军队提供重要力量保证。正如胡主席指出的:“只要我们党紧紧依靠全国人民,牢牢掌握人民军队,国家就出不了什么大乱子,我们就可以‘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20年前,苏共取消党对军队的领导,结果在关键时刻军队临阵倒戈,导致共产党下台,苏联解体。最近西亚北非一些国家政权更迭,军队保持“中立”或反叛是一个重要因素。这些教训值得我们汲取。当前,我们党面临的长期的复杂的严峻的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我军必须始终听党的话、跟党走,成为党巩固执政地位的中坚力量,社会主义红色江山才能永不变色。

  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关系国家长治久安。国家长治久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才能顺利推进,人民生活才能幸福安康。没有稳定,什么事情也办不成,已经取得的成果也会失去。当前,一些西方国家不断强化对我国的战略防范和遏制,我国发展面临的外部压力和阻力增大;我国正处在发展的关键时期,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迫切需要有一个和谐稳定的内部环境和安全稳定的外部环境。我军必须在党的绝对领导下,切实肩负起维护我国发展重要战略机遇期的重大使命,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重要力量支撑和坚强安全保障。

  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确保国家长治久安的坚强安全保障。一个国家的军队掌握在什么人手中,始终是关系这个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问题。近代中国,军阀混战、有国无防、任人宰割,就是因为军队沦落成为个人或狭隘利益集团服务的工具。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才能真正为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赴汤蹈火、浴血奋战,成为捍卫国家的坚强柱石、保卫人民的钢铁长城、建设国家的重要力量。邓小平同志曾深刻指出:“我们国家所以稳定,军队没有脱离党的领导的轨道,这很重要。”新世纪新阶段,我国要紧紧抓住重要战略机遇期,继续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迫切需要一个和谐稳定的内部环境和安全稳定的外部环境。当前,我国正处在发展的关键期、改革攻坚期和矛盾凸显期,长期面对西方敌对势力西化分化的渗透破坏,面对发达国家在经济、科技、军事方面占优势的压力,只要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不动摇,就能保证我军有效履行职能使命,坚决维护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确保国家安宁、社会和谐、人民幸福。

  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关系人民军队的性质和宗旨。我军成长壮大的历史表明,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始终是我军性质宗旨所系。新形势下,我军建设的内外环境发生深刻变化,官兵成分和价值观念趋于多样,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发生新的变化,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逐步推进,这些都对保持人民军队性质宗旨提出新的要求。始终不渝地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就能使我军始终保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保持人民军队的性质、本色和作风,保持强大的凝聚力和战斗力,经受住各种复杂严峻考验,成为让党和人民永远放心的人民军队。

  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保持我军性质宗旨和强大战斗力的不竭动力。从思想政治上建军治军,是我党我军的基本原则和特有优势。80多年来,正是因为我们党用先进的思想、崇高的理想和铁的纪律灌注部队,我军才始终保持了统一的意志、坚强的团结,既没有被敌人从外部所撼倒,也没有从内部被分裂;始终保持了强大战斗力,从小到大、由弱到强,无坚不摧、无往不胜;始终赢得了人民群众爱戴和支持,有了不竭的力量源泉。新形势下,意识形态领域斗争尖锐复杂,敌对势力对我军的渗透破坏一刻也没有停止,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更加繁重。要充分认清党的绝对领导是我军的“命根子”,充分认清“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要害是割裂军队与政治、政党的关系,实质是妄图使我军脱离党的领导,目的是动摇党的执政地位。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就能以党的先进性确保人民军队的先进性,始终保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就能依靠党卓越的政治智慧和高超的战略战术,保持我军英勇善战的本色和强大战斗力;就能以党与时俱进的品格,保持我军的生机活力,不断推动国防和军队建设科学发展。 柯大文

  四、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必须更加注重从思想上政治上建设部队

  (“意识形态热点谈”系列文章至此刊发完毕。前四篇文章刊出日期分别为:5月8、15、24、31日。——编者)

  注重从思想上政治上建设部队,是我们党建军治军的光荣传统和宝贵经验,是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要求。面对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任务日益繁重的新形势,面对意识形态领域斗争尖锐复杂的新挑战,我们要紧紧围绕推动国防和军队建设科学发展这个主题、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这条主线,把从思想上政治上建设部队的工作抓得更加科学、扎实、有效,保证部队永远听党指挥,有效履行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使命。

  要坚持不懈地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武装官兵。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必须始终坚持用党的理论统一思想、凝聚意志。要深入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深入学习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及科学发展观,进一步推动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向深度和广度发展,切实做到真学真懂真信真用,不断打牢官兵高举旗帜、听党指挥、履行使命的思想政治基础。要坚决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坚决执行党中央、中央军委的指示、号令,始终做到以党的旗帜为旗帜,以党的意志为意志。要认真学习贯彻毛泽东军事思想、邓小平新时期军队建设思想、江泽民国防和军队建设思想,认真学习贯彻胡锦涛关于新形势下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切实用以武装头脑、指导实践、推动工作。要大力加强意识形态工作,着力回答解决官兵关注的重大理论和实际问题,确保广大官兵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始终站稳正确立场、保持清醒头脑。

  要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一系列根本制度。在长期实践中,我们党形成了一整套非常有效的保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制度。主要包括:中国人民解放军必须置于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之下,其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属于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中央军事委员会;团以上部队和相当于团以上部队的单位设立党的委员会、政治委员和政治机关,营和相当于营的单位设立党的基层委员会和政治教导员,连和相当于连的单位设立党支部和政治指导员;党的各级委员会必须坚持民主集中制,贯彻执行党委(支部)统一的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等。这些制度构成一个严密、科学、完整的组织领导体系,必须一以贯之地坚持和维护。要把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贯彻到军队建设发展各领域,贯彻到部队完成各项任务全过程,确保党指挥枪的原则落到实处。要结合新的形势任务,积极探索贯彻执行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根本制度的有效途径和方式,使这些根本制度在军队建设发展的实践中得到更好地坚持和贯彻。

  要深入持久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培育“忠诚于党,热爱人民,报效国家,献身使命,崇尚荣誉”的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是军队思想政治建设的重要基础工程。要扭住坚定理想信念、强化军魂意识这个根本,深入扎实开展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教育活动,抓好思想教育、舆论引导、文化熏陶、典型示范、实践养成、制度保障,不断筑牢官兵精神支柱。要适应官兵思想观念、行为方式、价值取向的新特点加强道德建设,大力发展先进军事文化,引导官兵自觉端正价值追求,坚决抵御腐朽思想文化和生活方式的侵蚀,始终保持革命军人的崇高精神追求和良好道德风尚。要结合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深入开展我党我军光荣传统教育,组织官兵加强党史军史学习,使我军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优良传统不断得到传承和发扬。

  要着力提高军队党的建设科学化水平。加强军队党的建设,是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组织保证。要紧紧围绕能力建设和先进性建设,以党的创新理论武装为根本加强学习型党组织建设,以思想作风建设为重点加强各级党委班子建设,以创先争优活动为抓手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不断增强党组织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要坚持德才兼备、以德为先的用人标准,认真贯彻落实《军队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规定》,大力加强干部队伍建设,确保枪杆子永远掌握在忠于党的可靠的人手中。要严格党的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确保政令军令畅通,确保全军官兵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胡主席指挥。

  (原载《求是》杂志2011年第12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