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工程安装阶段,先进的“国防工程虚拟安装系统”,形象直观地反映出安装后的实际效果,施工程序完全可以按图索骥,一目了然。他们组织编写的施工规范和操作规程,对施工计划、质量、安全、伪装等方面进行了系统归纳,形成了覆盖30多个专业、100余个工种的质量、技术和现场管理评定标准体系。

  在这里,每一座大山都记录着可歌可泣的故事,每一条坑道都是净化灵魂的热土。采访中,官兵一件件苦干不苦熬、一桩桩特别能战斗的故事,于无声处起惊雷,让记者肃然起敬。

  任何一项建设,从它奠基的发端,就意味着时间检验的开始。

  记者采访得知,作为我军地下工程建设的主体力量、火箭军战时工程保障的中坚力量,以及国家级应急抢险的骨干力量,导弹工程部队施工任务逐年递增,近年来始终处于全员投入、全线开战、全面攻坚的紧张态势。

  时间回溯到上个世纪60年代。

  层峦叠嶂,云雾缭绕。汽车越来越颠簸,三拐五拐,记者一行很快就失去了方向感。同行的火箭军某工程旅政委皮祖峰说,这里交通不便,地质复杂,气候无常,完全与外界隔离,但对导弹工程兵来说,早已习惯了。

  战略导弹,大国佩剑。

  什么也不说,祖国知道我。

  千条江河布阵,万里云山为棋,为了钢浇铁铸的阵地,我们穿行在祖国的崇山峻岭,不畏山高路险,不畏酷暑严寒,精心勘察,缜密思考,无声的誓言写在导弹阵地。

  孙金波是工程部队远近闻名的氩弧焊能手。当兵30多年,孙金波转战近百个战场,用掉3000多公斤焊条,焊出50多万个焊点,焊缝连起来有近5万米长,相当于6座珠穆朗玛峰的高度,赢得“国防施工技术标兵”荣誉称号。

  这的确是一幅独一无二的中国地图。没有惯常所见的省市乡镇,隐去了装点大地的山川道路,只有阵地的经纬、工程的坐标。

  历史不会忘记。某重点国防工程先后3次压缩工期,必须提前竣工。为了抢时间、保质量,除夕之夜,营长和教导员将炊事班送来的饺子盛给每名官兵,深情地说:“在这万家团圆的时刻,就让我们用新的施工纪录向祖国和亲人拜年吧!”

  尾声

  时间一长,郭新宇对班长的回答渐渐有了自己的理解。在他眼里,重任之下有担当。今年春节又回不成家的三级军士长、班长章玉胜,就是能打仗、打胜仗的英雄。2015年春节前两天,章玉胜突然接到赶赴外地执行紧急任务的电话。正在老家休假的他,放下手中还没包完的饺子,告别妻儿马上启程。

  焦点

  坐落在被称之“死亡之海”某沙漠腹地的某靶场工地,方圆数百里没有水源,地上不长草,天上无飞鸟,氧气吸不饱,昼夜温差数十摄氏度。参战官兵迎难而上,从大校到列兵,吃着掺着沙子的饭,喝着搅入尘土的水,脸上被风沙吹得裂了口子,脸被烈日烤得脱了一层又一层皮。官兵凭着钢铁般的意志和作风,确保工程如期交付。

  某工程指挥部自主创新科研成果近百项,多次获得中国国际发明博览会大奖和国家专利,“军队洞库群掘进施工配套技术研究”获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如今,他们彻底告别了以打风钻、搬石头、推斗车、翻砂浆为主导的作业方式,施工主要工序全部实现机械化作业,实现了施工主体由传统工兵向科技工兵、作业模式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技能型、指挥手段由单向指令向信息集成转变,先进的科技手段让导弹“筑巢人”无坚不摧。

  这是一个在工程部队广为流传的故事。李金海和李金华是一对亲兄弟,都知道对方在部队服役,却不知道彼此所在工区相隔仅3公里,担负同一项阵地工程建设任务。在上级组织的一次座谈会上,兄弟俩才在偶遇中见面知晓彼此情况。

  第二炮兵某工程设计研究院。这是战略导弹部队的“工程设计师”,肩负国防工程勘察、设计和研究任务,从最初几张旧桌椅、一幅绘图板起家,发展到今天高科技人才云集、几十个专业门类齐备的设计科研领军群体。半个世纪以来,完成勘察设计项目不胜枚举,完成的设计图纸面积可以覆盖北京城,获军队优秀设计奖6项、军队优质工程奖5项、军队科技进步奖19项,科研成果转化率达100%。

  “导弹工程兵基本没有节假日,这样的场景,在我们部队经常发生!”基地政治工作部副主任靳志斌告诉记者一组数据:基地部队点多线长面广,常年分布在20多个省市近百个点位执行急难险重任务,年均跨省区转战百余次,平均每周就有两三次,每天施工都在13个小时以上。

  本报记者 丁海明 张 旗 通讯员 曲恩东

  从参建“两弹一星”工程,到新时代重大国防工程建设,导弹工程部队的发展历程,就是一部光辉的战斗史。重大国防工程建设时间节点要求往往异常紧迫,官兵常年处于超负荷、超强度施工状态,采访中记者感受到,施工就是打仗的理念,已然成为这支部队官兵的无声誓言与真实写照。

  战争无预言,工程有周期。这支由博士、硕士、学士组成的队伍,踏勘足迹遍布祖国山川,在祖国大地上绘就了鲜为人知的“导弹地理”。

  山再高,高不过官兵的斗志;石再硬,硬不过官兵的脊梁。

  在他们的军史馆里,有10多枚鲜红的印章,记录着他们的编制调整与历史沿革。以此为索引,如同阅读一部半个世纪厚的“工兵史记”。

  “那会儿身体不大行,但大脑是健康的。”龚晓斌说。手术后仅1个月,他执意回到工区,总结发明出便捷的“圆坐标测量法”,将工时由原来的2小时缩短至40分钟,军事经济效益不言而喻,被团党委以红头文件形式命名为“龚晓斌圆坐标法”。熟练掌握23门专业技术、取得20多项革新成果的龚晓斌,被授予“导弹工程兵模范士官”荣誉称号。

  大山深处回荡信息化工兵的歌声

  罗琦走了,他年轻而短暂的生命,永远融入了强军事业。新兵们在老兵故事的熏陶中成长,当他们成为老兵、骨干,也更加明白,关于导弹工程兵“枪在哪、战场在哪”的疑问,班长们所给出的“标准答案”的真正含义。

  神剑飞天惊天地,有赖俯首筑巢人。工地就是战场,施工就是打仗。在这个高科技密集的特殊战场上,在这个战略导弹的大地之家,他们是名副其实的“信息化工兵”。神剑问天,他们把青春与忠诚写在苍茫大地。

  与青山相依,以岩石为伴,他们常年经受着孤独寂寞的洗礼——

  一部鲜为人知的“工兵史记”

  奋战上千个日夜,官兵对眼前这片山有了感情。他们列队向巍峨的群山敬礼,向无言的阵地告别,又一次踏上没有掌声的征途。

  去年底,这个研究院高级工程师侯立安入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对于第二炮兵工程部队而言,这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侯立安的研究方向是国防工程环境污染治理。他的成果,首次确立了作战阵地人员生存环境条件限值,并成功应用到大量国防工程建设上。

  挺进无人区,鏖战戈壁滩,他们常年面临着恶劣环境的考验——

  这是一个缩影。针对导弹阵地建设从提出需求到设计施工全部独立完成的实际,他们编纂了700多万字的《军事工程技术安装标准》,开创了适应第二炮兵形势任务发展的工程建设全新管理模式,工程建设质量效益成倍提升,工程综合防护能力、使用性能和信息化水平全面推进。

  然而,当一枚枚导弹惊雷蹈海、刺破长空时,很少有人知道,一座座托起导弹腾飞的“地下长城”,就由他们亲手构筑。

  “在满是烟尘的坑道里/我看不见你的脸……”这是一首反映工程兵生活的诗。今天,随着绿色施工理念的推行,这样的情景越来越少。瓦斯检测仪、制氧站等一大批环保装备和新材料的广泛应用,使得噪音、粉尘等危害官兵的“老大难”问题正在成为历史。

  没来得及留下一句话,这名年仅23岁的战士光荣牺牲。当战友们从厚厚的乱石堆中把他刨出来时,他的怀里还紧紧抱着测绘仪。

  天地玄黄,大漠苍茫。站在大西北中国第一颗原子弹一鸣惊天下的地方回望历史,蘑菇云早已飘绕天际,惊天动地的爆炸已成无尽回响。而时空交错中,当年安放核弹的那座巍然铁塔,作为那段峥嵘岁月的历史制高点,依然矗立在世人心中。

  然而,在这支“神秘劲旅”中,真正能走到聚光灯下令万众瞩目者寥若晨星,更多的官兵是以普通平凡的姿态、默默无闻的状态,用超凡的战斗精神与险恶环境抗争,推动传统工兵向科技工兵、创新工兵、打仗工兵转型。

  不久前,首批战时工程信息指挥车开始装备部队,导弹工程兵从此有了信息指挥平台,指挥员实时下达任务,兵力和装备部署等指令通过网络平台快速传递;各战斗组群的情景通过视频传输,在网络监控系统上一览无余。

  上图:戈壁高原,导弹点火升空。

  这是他们在岩层深处掘进掘进再掘进时深沉的歌声。月光照耀着大地山川,岩层深处的掘进不曾停息。这不息的掘进,不曾惊扰祖国的睡梦,没有惊动盛世的繁荣,而恰恰成为一种执著的守候,在大山深处,大地深处,和平深处。

  因为不能说。不能说,是遵守保密铁律。

  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军事斗争准备

  使命重于生命,施工就是打仗

  然而在战略导弹部队的战斗力坐标系中,导弹阵地无疑是经天纬地的焦点。大国长剑每一步艰难而辉煌的跨越,烈焰惊雷深处都有阵地建设者——工程部队官兵沉默坚毅的伟岸背影。

  傍晚时分,记者前往某工程旅六连营地。一路上,只见道路两边停满了运输车、掘进台车等大型机械装备。班长舒建军正准备去工地送饭上夜班,他说,工程整体已经进入最后决胜阶段,人员轮流倒班,机械昼夜作业。

  说不清最初面对苍茫群山,他们有过多少茫然四顾;说不清插下第一把铁锹后,他们有过多少彻夜思考与争论;也说不清在工程最紧张的巅峰时刻,他们有多少次面对抽调部队千里转战命令的骤然而至……

  “相比土建掘进、被覆阶段的高噪音、高粉尘,安装作业条件已经相对不错了。”某工程旅副参谋长胡进告诉我们,地下工程施工本身就是高危行业,导弹工程兵经常奋战在无人区,面临的恶劣环境远不止这些。

  一年秋天,某工区在掘进时遇到罕见的难题,作业面出现多处溶洞群,山体结构变化莫测,泥夹石、碎裂岩等交替出现。面对恐怖的“魔鬼地段”,官兵们根据不同的地质情况制订了20多项施工方案:从钻孔、爆破、支护到锚喷、量测、被覆,40多种新工艺、新技术相继派上用场。总部和第二炮兵领导到工地检查时,感慨地说:这样浩大的工程,如此复杂的地质条件,却实现“零伤亡”,真是个奇迹!

  上等兵郭新宇告诉记者,入伍不到两年,他就跟随连队转战了3个工地。刚下连时,他对“施工就是打仗”感到有些茫然。跟许多新兵一样,他也向班长问了一个“老问题”:班长,我的枪在哪儿?班长则用他的班长当初给他的回答作“标准答案”:导弹工程兵手中的设备就是枪,施工的工地就是我们的战场!

  有这样一个故事:在导弹工程兵的眼里,度量衡不是厘米、毫米,他们用的单位是“丝”。“丝”大约相当于一根头发的百分之一。以导弹吊装洞库为例,技术要求误差不能超过6个“丝”。而事实上,他们做到的平均值在3个“丝”以内。

  当战士时,他因抢修电力设施摔倒,尾椎骨骨折;当干部后,一次地下作业,钢模板砸断他一根右脚趾;一次钻爆作业,他被飞石弹到鼻梁导致骨折。受伤的事,他至今也没有告诉父母,妻子也是很久之后才知情。

  他们是第二炮兵国防工程的“总体设计师”。他们当中,有近百人是博士和硕士,有30多人是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和一级注册结构师,有多位导弹专家,有近30人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他们获得的奖章和证书数以千计,荣誉室挂满了证章奖状,堆满了奖杯证书。

  跟随舒建军的脚步,记者来到灯火通明的“地下龙宫”。坑道里,有的官兵在埋设电缆,有的在调试装备,有的在焊接管道……洞外寒气袭人,洞内热火朝天。

  从土建到安装,承担战时阵地抢建抢修任务的工程部队,对战时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进行充分设定,积多年之力编写完成了《作战工程保障实施细则》,细化了“坑道口部抢修”、“道桥抢修”等数十套作战工程保障方预案。

图片 1

  没有战争的年代/我还在战争中/血汗浸染的岁月/硝烟雷火/风餐露宿/铁马冰河/都是为了一个庄严的承诺……

  把忠诚镌刻在导弹阵地上

  1966年,第二炮兵组建。这支诞生于“两弹一星”战场的特殊部队,划入了共和国最年轻军种的战斗序列,拥有了一个崭新的名字:第二炮兵工程部队。

  越野车穿过繁华的都市,向着大山深处飞驰而去。

  这就是今日第二炮兵工程部队。导弹昂首苍穹,他们俯身大地。

  高频率转场,跨昼夜作业,他们常年担负着艰巨任务的重压——

  山雨欲来,风云激荡。1962年10月18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解放军总参谋长的罗瑞卿大将,在一纸命令上落下郑重一笔——组建人民解放军工程兵工程技术总队,肩负起“前无古人”的任务——为中国第一次核试验安装铁塔和起爆装置。而在此两年前,1960年2月,一支土建工程部队早已秘密开赴西北戈壁,“两弹一星”试验场施工的战斗已经打响。

  测绘技师龚晓斌,那年被确诊为直肠癌。他一边与病魔抗争,一边将质疑的目光投向费时费力的传统施工技术“弧线测绘法”。病房桌上的信笺,留下了他密密麻麻的计算笔迹。

  ——题记·第二炮兵工程部队《设计者之歌》

  二级军士长崔道虎告诉记者,如今家属已经随军,安顿在部队机关营区。以前儿子想他,妻子就告诉孩子“爸爸在这里”。到了这里,他却还是经常“玩消失”。转士官不久,因为工程需要,曾有9年时间,崔道虎在家人眼中处于“失踪”状态,急得老母亲一个劲给部队打电话“要人”。

  第二炮兵某工程指挥部。这支部队参与承建了北京人民大会堂、毛泽东纪念堂、北京地铁等著名的首都工程,以及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基地、第一个导弹阵地等建设,数十项工程载入新中国优秀建筑史册。随手翻翻大学建筑系课本,不时就能翻到他们的杰作。只是,那里没有他们的名字,他们的名字是以他们奉命承建的第一个重大国防工程的代号命名的。伴随着部队的成长壮大,这个代号成为番号,历经转隶,不曾改变,这恐怕在全军都非常罕见。究其原因,有人说,是因为当年的工程建设质量在军队各级领导心里印象太深了,历尽风雨洗礼依然不可磨灭。

  无悔青春家国情。座谈时,官兵们说,环境艰苦、交通不便,他们可以克服;家属随军不能随队、随队难以团聚,他们可以忍受。最难以忍受的,就是那份远离亲情、孤独寂寞的煎熬。

  从设计源头到施工末端,第二炮兵工程部队创造性地请作战部队全过程介入工程设计、建造和安装,使作战部队实现了阵地的零适应期。他们将质量认证、市场竞争、成本控制、作业设备零库存等崭新管理理念引入导弹工程建设体系,着力提升质量监控的现代化水平。

  当年,大学生士兵罗琦怀着拳拳报国心,主动放弃优厚的工作待遇来到工程部队。在西北某山区执行国防工程测绘任务时,正在一座表层岩石风化严重的山体上跑点的他,遭遇山体滑坡。脚下大面积松散的岩石向山下滑动,因山势陡峭,石块越滑越快,罗琦躲闪不及,重重地摔到100多米深的山沟中。

  这个研究院的总工程师名叫谭可可。他的科研日志中,记录着他和战友们在国防工程通用化、信息化等领域的重大突破,以及在阵地多元化设计、伪装设计上创造的新理念、到达的新高度。

  某工程旅二营临时营区前,排起一个长长的车队。教导员刘德禄说,营里负责的任务基本完工,部队接到命令,要一早出发开赴另一个工地。

  近10年来,是第二炮兵工程部队装备发展的“黄金时段”。据不完全统计,土建部队和工程安装部队先后补充了千余台(套)工程机械,其中有10多种具备国际领先水平的进口机械装备,逐步形成了掘进出渣、被复装修、消烟除尘等机械化作业线。

  人的青春只有一次,有的岁月静好,有的负重前行,有的放飞自我。导弹工程兵的青春,没有眼前的潇洒,永远只有家国天下。

  而且,在上一个工地与下一个战场的转战中,他们常常只有出征,没有凯旋。

  常年地下施工,官兵易患矽肺、风湿、腰肌劳损等职业病,工伤也难以完全避免。“都以为我鼻子挺,其实是被砸翘起来的。”某工程旅保障部部长刘国龙身背3块伤疤,仍然很乐观。

  这座具有当时“国家地标”意义的铁塔,就诞生在当年的神秘之旅手中。

  危机四伏中,连长、营长站出来了,党员突击队冲了上去……官兵冒着不时塌落的顽石,展开了一场生死肉搏战。300余吨钢材木头撑起了大山的内脏,500多根锚杆嵌入岩层深处。突破塌方段,降伏“拦路虎”,官兵紧紧相拥,喜极而泣。

  他们的工作,有深宅大院里的战略分析,更有深山老林间的田野调查。

  ●火箭军方阵里有一支“神秘劲旅”,在没有战争的年代每天都在战斗●他们隐姓埋名为大国长剑筑巢安家,南征北战为导弹飞天浇铸阵地●本报记者深入某国防施工现场,在岩层深处见证导弹工程兵——

  从这个高度起跃,这支部队风雨兼程,一路凯歌,闯出了一条“前无古人”的路——半个世纪以来,他们踏遍祖国山山水水,为大国长剑筑巢安家,为导弹飞天打造阵地,用卓越智慧和勤劳双手为国家安全筑起巍巍“地下长城”。

  在信息流转高度发达的今日,孤寂仿佛就是大山对导弹工程兵特有的“馈赠”,记者在采访中感同身受——他们往往有口难言。

  第二炮兵工程部部长王启繁告诉记者,多年来,第二炮兵机关和工程部队紧跟武器装备发展步伐,立足部队作战需求,超前筹划、超前设计、超前施工,“把打赢落实到图纸上”,把一批按时建成的“藏得住、打不着,抗得住、摧不毁,出得来、反应快”的国防工程,刻进我战略导弹部队的作战地图深处。

  凯旋时即出征始,无悔青春家国情

  从平时筑就“地下长城”,到战时抢修“地下长城”,四通八达的工程远程指挥系统完成了第一步牵引式的跨越。

  不久前,被专家称为“地质结构博物馆”的某阵地工程,相继出现多处溶洞群,洞内曲折回环,石质破碎复杂,塌方频繁发生。

  观察这幅地图,得用导弹工程兵的目光。这天下无双的地图上,镌刻着第二炮兵工程部队独有的“导弹地理”。

  大山无言,岁月可鉴。

  前不久,某深山演兵场,记者首次目睹了以“导弹阵地遇袭,工程部队应急抢修”为背景的应急抢修演练。“蓝军”针对导弹阵地实施精确打击,爆炸声浪排山倒海,硝烟中“红军”抢修分队冲向遭深度毁伤的阵地……

  没想到,作为旅里有名的电工技师,他遇到了至今回想起来都冒冷汗的一次施工:工程进行到关节点,上级要求在确保不停电状态下,高压带电穿接数根电缆。虽然穿着绝缘服,他心里明白,这是万不得已的冒险操作,难保万无一失但必须万无一失。

  在军棋的棋盘上,工兵,是一枚勤恳而平凡的棋子。

  “知道为什么坑道作业点上方都挂着一盏盏很明亮的灯吗?”上士曾祥顺告诉记者一个“秘密”,那是官兵施工生活中的“太阳”。他说,导弹工程兵常年见不到阳光,短则十多天,长则数月,每次从坑道出来,大家最大的愿望是见一次蓝天、晒一次太阳。

  北京,都市楼群里一座不起眼的院落。一年四季,这个院子里的白发老人和青年才俊,都像候鸟一样归去来兮;一日晨昏,这个院子回荡着翻动图纸的声音,点亮着彻夜不熄的灯盏。这就是坐落小小一隅的第二炮兵某工程设计研究院,而这里的人,心里却装着偌大天下。

  据统计,50多年来,火箭军工程部队累计近4000名官兵因公伤残,512名官兵因公牺牲,318人被评为烈士。

  起跑线每天都是新的,而地平线永在天边,第二炮兵工程部队要完成的,是与时间的赛跑。

  黎明之时,大山还在沉睡,记者被一阵汽车发动机轰鸣声惊醒。

  在记者眼里,这里不太像科研院所,倒像个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司令部”。办公室里,计算机荧屏闪烁,绘图板汇聚千山,充满着寻找与聚焦、计算与决策。大门口,穿梭着匆匆来去的行者——带着未知出征的,要面对山河苍茫与雄关漫道;带着踏勘风尘而归的,行囊里有沉甸甸的收获和满腔激情。

  战略导弹工程部队组建半个多世纪以来,从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第一颗氢弹、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发射塔架安装,到第一批导弹阵地、一系列重大战略工程建设,他们听党指挥闻令而动,在南征北战中谱写出一曲曲感天动地的忠诚之歌。

  走进位于北京的指挥大厅,通过阵地工程远程指挥控制信息系统,首长机关可以实时指挥工程部队和重点施工现场。平时,这是工程建设的远程指挥;战时,这是工程部队作战的指挥平台。

  交谈中,指导员谢源文向记者坦露心迹。改革整编中他被分流到某工程旅。从北京到偏远深山,同为工程兵,作业条件却天壤之别,离家别子的他一度想到转业。

  一种对历史承诺的使命担当

  早餐时,电视画面传来喜讯,在遥远的西北大漠,火箭军某导弹旅成功发射两枚新型导弹,迎来新年训练开门红。一旁的高级工程师姚富善说,导弹工程兵天天围着导弹阵地转,却很少有人见过导弹的真实模样,更不用说亲眼见证导弹发射。

  恩格斯说过:“当技术革命的浪潮正在四周汹涌澎湃的时候……我们需要更新、更勇敢的头脑。”

  “亦余心之所向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精神有了归属,生命才有意义。导弹工程兵排除万难、超越生命限度的“超能量”,源自坚如磐石的精神与信念,一位在此体验生活的作家走后,在其所写的书中如此解读。

  引子

  全营官兵慷慨激昂地冲上了作业面,激战的呐喊声和机械的轰鸣声,盖过了山外传来的迎春鞭炮声……当新年的旭日冉冉升起,施工进度表上,一个新的纪录诞生了,而战士们却在冰冷的坑道里发出了鼾声。

  作为国防工程的质监者,第二炮兵工程部队官兵最懂得这份使命担当的分量。

  什么也不说,阵地知道我。

  没有凯旋的风雨征程,锻造出钢浇铁铸的国防工程,锻造出钢浇铁铸的工程部队。沿着这部史记的编年索引一路走来,今天,我们可以领略到这支“流水的营盘”上屹立的“铁打的部队”的风采——

  因为不想说。不想说,是不想让亲人担忧。

  进入土建阶段,某工程指挥部不仅有《国防工程建设管理办法》等系列细则,还建立起质量跟踪控制制度,成立了部、团、营三级质检机构,建立指挥部中心化验室和7个工区综合化验室,对掘进、被复等主要环节实行量化检测、控制。

  采访中,有两个细节龚晓斌不愿提及:妻子难产、父亲病逝时,他因工地处于攻坚期任务繁重,只能强忍悲痛坚守在大山深处的岗位上;有地方老板听说他技术好,重金邀他退伍加盟,他不为所动、婉言谢绝。他说,忠孝难两全,这是一名导弹工程兵的应有之义、应尽之责。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从历史出发,他们开始了东进西拓、南征北战的艰辛历程。伴随他们的是一次次突然下达的特殊任务,是一张张转隶改建的悄然命令。

  “机遇抓住了,是良机;抓不住,是危机。”一级军士长、机械连修理工梁应创告诉记者,习主席强调要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火箭军,这为工程部队的发展指明了前行方向,更给足了官兵敢为人先的勇气、义无反顾的底气,大家唯有时不我待、只争朝夕。

  神剑问青天,今夕何夕?在迎接未来战争考验的征程上,每一天都是一个时间节点。

  在微信、抖音成为时下社交主流工具时,他们只能在休班时间,通过固定外线电话把平安送到远方。他们在哪里、干什么,家人一概不能知。因为“不能”,官兵把思念寄托在山外周而复始的日落晨昏。

  在史料、地图和浩如烟海的档案中,寻找当年神秘之旅的聚散迁徙,非常耗费精力却充满钩沉惊喜。

  王 杰摄

  这是第二炮兵工程部队官兵奔向一个又一个国防工程阵地时嘹亮的歌声。那无名的列车,驶过苍茫天地间。绿色的列车,满载着工兵。他们去向哪里?他们的阵地在莽荡群山之间。只有在战争与和平的历史上,才有他们的经纬坐标。

  “导弹工程兵有‘工匠精神’,也不缺创新精神。”某工程旅副旅长马昌湘介绍,近3年来,仅在这个工区,官兵争当“创客”,攻克数十个施工难题,创造上百项革新成果。二级军士长崔道虎带队研制出多功能全自动除锈机、激光定位仪,填补了多项技术空白。技师邱城彬主导完成台车位移传感器、小型多功能切割机等多个创新项目,为部队节约经费上百万元……

  走进今日国防工程坑道,映入眼帘的是这样的场景:高大的凿岩台车像一个神奇的巨人,挥舞着两条长长的钢臂,短短几分钟,就钻出了十几个深达数米的炮眼;爆破之后,一台台侧翻装载机、电动扒渣机等现代化工程机械轮番上阵、来往穿梭……再定睛看时,一段整洁的洞库已赫然在目。

作者: 编辑:未网新闻胡晓萌

  一种战略视野里的“导弹地理”

  行走在“地下龙宫”,记者虽戴着防护口罩,时间一长还是感到有些呼吸不畅。尽管工地采取了系列先进环保措施,但受许多特殊条件限制,空气质量依然难达正常标准。

  集勘察设计、土建安装等全要素为一体的第二炮兵工程部队,在珍贵的历史机遇期里,加速推进人力密集向科技效能的历史转型,科技强工步伐紧锣密鼓。

  “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王统伟请求战友们把他失去的左臂埋在阵地的坑道入口,永远伴着那片苍茫的青山。

  在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的巍巍方阵中,最令人瞩目的莫过于“我送导弹上九天”的发射部队。每一枚导弹飞天的瞬间,电石火光映红了他们的脸庞。

  部队上百个施工点位,有的处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地带,有的处在最低气温零下30多摄氏度的高寒区域,有的处在“一天有四季、风吹石头跑”的荒漠戈壁。泥石流、山洪等自然灾害频发,塌方、岩爆、瓦斯爆炸等险情无处不在。

  以此为依据,他们研制开发了《工程保障智能决策支持系统》。平时,借助该系统可建立完善翔实的作战区水文、气象、地质、阵地等工程设施的信息数据资料库;战时,根据工程毁伤情况,可迅速自动生成工程抢修抢建方案和所需兵力装备数据。

  太多“不能”“不想”堆积而成的孤寂,并没有把官兵压倒。一茬茬官兵决然而来,又毅然留下。

  在其核心军事能力链条上,导弹作为武器系统形成作战体系,阵地可谓第一道门槛。犹如子弹与撞针——只不过这枚“撞针”复杂而庞大,从选址设计到建设施工到伪装防护,堪称军事领域里兼容指挥艺术与技术集成的专业学问。

  那年,战士王统伟与战友在洞库铺架高空电缆时,一条突然落下的电缆像一条巨蟒扑向猝不及防的他们。危急时刻,王统伟一把推开战友,自己却被砸碎了左臂,最后不得不进行截肢。

  寻山踏水,他们修建起多座模拟导弹阵地,作为演练部队战时工程保障能力的训练平台。某工程指挥部组织官兵进行快速集结机动、阵地抢修抢筑等作战工程保障针对性训练和实兵演练;某工程技术总队还针对实战变数大、作战能效不可预测的情况,制订了500多项考评细则,完善了所有岗位的战斗力标准,建立专家组咨询会商制度、合格工程营(连)长资格认证制度、操作手持证上岗制度,绘就了详尽的战时能力结构图。

  斗志比大山高,脊梁比岩石硬

  一个与大山对弈的“科技巨人”

  4个多小时作业,电缆接好,章玉胜浑身湿透,握电工刀的手几天都伸不直。“既然上了战场,就难免有牺牲!”他回忆说。

  走过山间绿色营地,看今日导弹工兵驾驭各种高技术设备向大山深处掘进,那种自信与从容,令人感佩。当年的导弹工程兵,只要有身力气就行,如今,没有文化、不掌握高技术可不成。与清华大学联合举办的工程硕士班,已经为深山工地输送了60多位高学历人才。

  几件“小事”,彻底打消了他走的念头。定编定岗时,旅政委见他在原单位指导员任期才一年多,便找他谈心,让他继续干指导员;战士李瑞卿施工时,被铁屑意外击中左眼,手术后第一反应是问指导员,自己是不是给连队抹了黑;从连队考学的战士常无涯,去年从火箭军工程大学毕业时,放弃更好的单位主动回到了老连队。

  这是他们向未来信息化战场跋涉前进时高亢的歌声。有人说,中国的大国地位是抗战胜利奠定的,是抗美援朝战争和“两弹一星”上天确立的。传承着这些血脉的军人踏遍青山人未老,他们手中崛起的是作战阵地,更是和平盾牌。他们长年与大山为伴,自己也化作一脉无言的青山。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这就是大山深处的工地。一丝一毫的差错可能导致100%的失败,历史的检验不能返工,战争的胜负无法重来……

  在我军兵种沿革的档案里,工程兵,是一个昂首走进历史的兵种。

  徐霞客曾写到:“丈夫当以朝碧霞,而暮苍梧。何以一隅所限耶?”这是旅行者眺望远山时的浪漫理想。然而对于第二炮兵工程部队而言,这是家常便饭,是怀揣任务命令、肩负祖国重托和历史使命的慷慨出征。

  百米高塔:历史制高点与时代海平面

  这就是今日导弹部队的工兵。近5年来,第二炮兵工程部队的科研成果就达300多项,其中40多项获得国家专利,200多项成果和施工工程获得国际国内大奖。在科技支撑下,如今的工程部队1年能完成过去5年的工作量总和,1个连能拿下过去1个团的任务!

  第二炮兵某工程技术总队。从我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塔架,到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发射塔架,这支部队与开天辟地的“两弹一星”事业休戚与共。直到今天,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仍然在使用的发射塔架,也是总队官兵的杰作。在战略导弹部队的战功簿里,这支部队从安装第一个导弹阵地开始,先后完成了不同型号导弹的阵地安装任务……

  作为国防工程“土木工程师”和“技术安装师”,某工程指挥部和某工程技术总队构筑深山阵地,每天面对的就是大山。大山无言,却充满大自然最无情的考验。复杂地质、岩爆、塌方……无时不在,无处不在。与这样的对手打交道,唯有依靠“道高一丈”的科技手段。

  然而如何描述他们的质量观呢?记者颇费踌躇。

  如今,工地上活跃着叱咤风云的“鲁班方阵”。他们当中藏龙卧虎,名震业界的氩弧焊“大王”孙金波、“吊车王”寇书平、“机械华佗”苏满都不声不响地站在队列里。中级士官崔汉军掌握着世界最先进的某特型装备加工操作技术,当初,生产厂家以最低门槛是大学生为由,拒绝他这个高中生参加技术培训。可当他一针见血指出设计缺陷时,令骄傲的专家惊讶不已。后来,他不仅成为一流操作手,还成为厂家改进产品的高级顾问。

  在这3个“丝”背后,是“规范化施工、程序化作业、精细化管理、信息化保障、标准化验收”的一整套依法治工的科学流程。

  先说说众所周知的混凝土搅拌。这看似平常无奇的工艺,在工程部队都极其缜密严谨。细沙、石子、水泥按照严格的比例进行原料配合比调整,然后自动化、智能化下料拌和、泵送浇注。它的质量,决定着下一个流程——洞库被复的质量。

  在我战略导弹部队的战斗序列里,工程部队,是一尊核心军事能力的奠基之石。

  从此后,他们踏上了同样“前无古人”的一次长征——为导弹筑巢,为导弹发射筑阵地,没有一个样本,没有一片图纸,没有一人曾经经历,没有一事可供借鉴。他们,又一次从零开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