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寿富 本报记者张心阳 黄昆仑

  编者按  
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军队建设发展的最高政治原则,是我军永远不变的军魂。忠诚于党,是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内核”,是我军官兵最重要的政治品格。长期以来,敌对势力大肆鼓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企图挑拨和离间党与军队的关系,使我军脱离党的领导,进而颠覆我国的基本社会制度。近来,有的人以西方国家体制为参照系,在涉及军队与政党、国家、人民等重大关系问题上散布所谓“公器公用”和“文明社会规则”等观点,贩卖的还是“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那一套。因此,有必要深入、系统地给予批驳,以正本清源,释疑解惑,进一步强化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军魂意识,净化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人文环境。本报从今日起推出“‘三个为什么’系列解答”。

  本刊《为什么要坚决抵制“军队非党化”》、《为什么要坚决抵制“军队非政治化”》和《为什么要坚决抵制“军队国家化”》发表后,在军内外引起热烈反响。为进一步加深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错误观点实质和危害的认识,5月14日,我们约请国防大学军队党史党建研究中心专家教授与第二炮兵通信总站官兵进行了面对面的互动交流。——编者

  “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是意识形态领域引人注目的错误政治观点,也是敌对势力对军队渗透破坏的一个纲领旗号。其中,“军队非党化”处于首要和核心位置,“军队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都是在不同方面对这一问题的延伸。“军队非党化”否定军队与政党特别是执政党的内在关系,进而否定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具有极大的欺骗性和危害性。深入剖析和深刻认识“军队非党化”的实质及其严重危害,对于坚持人民军队性质宗旨、保持我军建设发展的正确方向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三化”之间的内在联系及其来龙去脉

  “军队非党化”掩盖了政党与军队之间的内在联系,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是极其荒谬和虚伪的

  军务股长霍志刚:看了“‘三个为什么’系列解答”后受到教育和启发,请再谈谈:“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军队国家化”这三者之间的内在联系及其来龙去脉?

  军队和政党都从属于一定的阶级,军队必须接受政党领导,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马克思主义历来认为,政党和军队是阶级社会的产物,是一定的阶级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而组建的政治组织和武装组织。政党是阶级的领导力量,军队是阶级的暴力工具,军队只有接受政党的领导,才能保持自己的阶级性质,并成为维护本阶级利益的有效工具。马克思主义政党从来都不隐瞒自己的立场和主张,公开声明自己代表无产阶级的利益,明确宣示工人阶级政党在夺取和巩固政权的斗争中,必须建立和牢牢掌握自己的军队。早在苏联红军创建时,针对当时资产阶级所宣称的武装力量应当是“独立的”、要“置身于政治之外”、实行“非党化”等错误言论,列宁一针见血地指出:“军队不可能而且也不应当保持中立。使军队不问政治,这是资产阶级和沙皇政府的伪善的奴仆们的口号,实际上他们一向都把军队拖入反动的政治中”。尽管随着时代的发展,当今世界不同国家的阶级关系、政党关系都出现了一些新情况,但马克思主义关于军队从属于代表一定阶级利益的政党这一基本原理并没有过时,仍然是我们观察和认识政党与军队关系的基本思想武器。

  国防大学军队党史党建研究中心副主任吴杰明:“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是相互联系、相互配合的三个错误政治观点,从表面上看,它们是三个相对独立的命题,分别涉及到军队与政党、军队与政治、军队与国家等方面的关系,但其核心内容都是关于军队领导权问题,根本目的都是企图割裂党与军队的密切联系,否定共产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改变我国的现行政治制度。其中,“军队非党化”处于这三种观点的首要与核心位置,“军队非政治化”是“军队非党化”的理论支撑,而“军队国家化”则是对“军队非党化”的延伸和补充。三者的内容虽然各有侧重,但彼此却有着密切关联,本质是完全一致的。

  “军队非党化”是西方资产阶级关于政党与军队关系的理论,反映了资产阶级的政治理念和思想主张。“军队非党化”的核心理念是强调军队应与政党分离,不归某一个政党直接领导。在近代以来的政党政治中,资产阶级政党本质上是资产阶级内部不同利益集团的代表,但为了竞选和维护自身统治的需要,它们往往以全民利益代表的面貌出现,不仅不愿承认其政党的阶级性,也不愿承认其军队的阶级性。由于资本主义国家实行两党制或多党制的政治制度,执政党总是处在经常性的更替轮换当中,这也客观地决定了军队不能为某一个党派所直接掌控。

  “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并不是一个新话题。从理论来源上看,它是资产阶级关于军队、国家、政党、政治学说的重要内容,一些西方学者对此早有论述。如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1957年所著的《军人与国家》一书中,就明确主张军人要脱离政治,保持政治中立和政党中立。西方国家把其执政党通过国家政府掌握兵权的军事领导制度,称作“军队国家化”,这是一个具有迷惑性的政治幻觉,军报“‘三个为什么’系列解答”对此已经做过剖析。

  在实行政党政治的国家里,根本不存在所谓“非党化”的军队。政党政治是通过政党来掌握国家政权、行使管理国家权力的一种政治统治形式。由于各国的历史文化和现实条件不同,当今世界的政党政治有一党制、两党制、多党制和一党领导多党合作制等多种类型。军队作为国家政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必然要接受执政党的领导,只不过对不同国家和政党政治类型来说,其具体的领导方式有所不同而已。实行一党制或一党领导多党合作制的国家,由于不存在其他党派的竞争和掣肘,执政党往往直接领导和指挥军队。而实行两党制或多党制的国家,尽管从表面上看军队不属于哪一个政党,执政党也不能直接领导和指挥军队,但实际上,不仅执政党可以通过国家权力机关,运用相应的行政权力对军队实施领导和指挥,就是那些在野党,也可以通过议会等平台,通过参与有关军队的人事任用和政策制定等事务,来对军队施加一定影响。因此,在实行政党政治的国家中,执政党领导军队是一个普遍规律,军队与政党具有必然联系是一种客观存在,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和不能被掩盖抹杀的事实。有人推崇美军的所谓“非党化”,殊不知美军的最高统帅——总统,就不是党外人士,仅有“驴”与“象”之分而已。

  在我国,“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的观点也很早就出现过。最典型的就是抗战胜利后国共两党在这个问题上的不同看法。当时,蒋介石向共产党提出了把人民军队交出去的所谓“军队国家化”要求,我们党则认为,这种“军队国家化”,说到底就是“要把人民的军队化为军阀的军队”,为争取中国和平民主的新前景,我们党进一步提出,实行“军队国家化”必须首先实现“国家民主化”,组建民主联合政府,然后国共两党再把武装力量交给新的民主国家,或者两者同时进行,但这遭到了国民党的拒绝,并以发动全面内战来回答。随着中国共产党在全国执政地位的确立,“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等问题曾一度趋于沉寂。但进入新时期后,它们又再次被重提和热炒起来,这其中有着复杂的背景。苏东剧变后,敌对势力加紧对我推行西化、分化的政治战略,而包括“多党制”和“军队国家化”在内的所谓“民主化”,就是其西化、分化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我国改革的深入和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推进,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迫切希望中国向着“多党制”、“军队国家化”的方向发展,公然提出所谓“剥夺政党对军队的垄断权”、“政党组织应从军队退出”等政治主张,使得“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日益成为对我军渗透破坏的一个重要思想武器。

  把“军队非党化”作为“文明社会规则”和“普世规则”,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是十分错误和荒谬的。人类文明发展多样性的历史表明,世界上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政党政治模式,同样也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党军关系模式。政治制度决定军事制度,政党制度的不同决定了党军关系的差异。不同的党情、国情和军情,必然会派生出不同的党军关系模式,把“军队非党化”作为“普世规则”,用来衡量和评价不同国家和民族的政党政治和党军关系,甚至试图把它强加给其他国家,不仅理论上极为荒谬,实践上也是站不住脚的。

  由此可见,“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不仅由来已久,而且有着特定含义和明确目标。我们要追根溯源,从三个观点之间找到其内在联系,从历史事实中发现其演变规律,透过外部表象看到其实质与要害,从而清楚地了解它们,坚决抵制它们。

  宣扬“军队非党化”的实质和要害是要军队脱离共产党领导,最终目的是改变我们国家的根本政治制度

  正确认识军队、国家、政党、政治之间的基本关系

  所谓“军队非党化”,就是军人没有参加党派组织的权利,军队中不能建立任何党派组织,军队不对任何党派负责,不接受任何党派的领导和指挥。在当代中国,针对我军宣扬“军队非党化”,直接目的就是要“军队非共产党化”。中国共产党和她领导下的人民军队有着休戚与共的紧密关系。党创建了人民军队,并依靠这支军队夺取了全国政权;党的正确领导,保证了我军不断发展壮大和从胜利走向胜利。党在军队各级建立起严密的组织,通过发挥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的作用,实现对军队思想、政治、组织上的领导和直接有效的指挥。除了中国共产党和她的助手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以外,不允许其他任何党派和团体在军队中建立组织和开展活动。这些制度措施,有力地保证了军队的团结统一和纯洁巩固,保证了军队牢牢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形成了我党我军特有的政治优势。国内外敌对势力宣扬“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军队国家化”,其指向性十分明确,那就是要军队中不能有中国共产党党员,不能建立中国共产党的组织,说到底,就是妄图使我军脱离党的领导。

  二营教导员陈康:对基层官兵来说,认清“军队非党化”、“军队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的虚伪性和欺骗性,确实需要正本清源,讲清基本道理,请谈一谈:究竟应当如何认识军队、国家、政党、政治之间的基本关系?

  从更深意义上分析,宣扬“军队非党化”,是要从根本上改变我们国家的政治制度。政党政治模式决定着党军关系模式,党军关系模式反过来又体现和影响着政党政治模式。新中国成立以后,我国一直实行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中国共产党一党领导、多党合作,一党执政、多党参政,是我们国家政治制度的重要内容和鲜明特色。与这一制度相联系,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军的根本建军原则,党对军队实行绝对领导和直接指挥,是基本的党军关系模式。这一政治制度和党军关系模式,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实践中显示出了强大的生命力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各种敌对势力出于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竭力鼓吹“军队非党化”,实质上就是要改变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这一根本制度,把西方那一套多党竞争的做法搬到中国来,在中国推行多党制,使中国丧失自己特有的政治优势,最终变成西方的附庸。历史证明,一个国家实行什么样的政治制度,是由其特殊的国情、党情、军情和社会发展状况所决定的。近代以来,中国曾效仿西方实行过议会政治和多党制,但结果都以失败而告终。当代中国的政治制度产生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和国家富强而进行的伟大实践,也是曾经饱受灾难和屈辱、又正在亲历国富民强的中国人民的自觉选择。在当代中国,不存在多党轮流执政的政治基础和社会基础,人民的根本利益和国家的长治久安也不容许实行多党轮流执政。“军队非党化”缺少基本的政治和社会条件,背离人民的利益和愿望,没有任何推行的理由和价值。

  国防大学军队党史党建研究中心副教授刘继忠:这个问题提得好。应该说,军队、国家、政党和政治都是人类社会的特有现象。原始社会解体以后,随着私有制和阶级的产生,相继出现了军队、国家和政党,以及各种各样的政治现象和政治活动。按照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军队是阶级的武装组织,是维护阶级利益的暴力工具,同时又是国家机器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是一定阶级的统治机关,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而政党则是阶级的政治组织,代表本阶级利益并在本阶级中处于领导地位,政党的重要目标是取得和巩固国家政权。政治是一定的阶级为了维护和实现其利益所进行的各种活动的总和,军队、国家和政党都在根据各自的政治目标从事着政治活动。

  “军队非党化”,将严重危害我们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古今中外的历史告诉我们,“兵权之所在,则随之以兴;兵权之所去,则随之以亡。”近代中国政权衰微、军权旁落、军阀四起、连年混战,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前苏联和东欧一些国家执政的共产党,放弃马克思主义关于政党与军队关系的基本原则,在失去军权的时候也丧失了政权,造成了令人扼腕的历史悲剧。世界上一些发展中国家,不顾本国的国情条件和发展阶段,盲目引入西方国家包括“军队非党化”在内的政治制度,结果导致经济衰退和社会动荡。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新中国成立60年来,尽管遇到了种种风浪考验,但始终巍然屹立,不断走向繁荣昌盛。邓小平同志曾深有感触地说:我们国家所以稳定,军队没有脱离党的领导的轨道,这很重要。他语重心长地告诫我们:“中国由共产党领导,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由共产党领导,这个原则是不能动摇的;动摇了中国就要倒退到分裂和混乱,就不可能实现现代化。”对此,我们应该有十分清醒的认识。

  军队、国家、政党、政治的本质,决定了它们之间存在着不可分割的内在联系。军队、国家、政党都产生于一定的阶级基础之上,都为维护和实现本阶级的利益而存在,都围绕公共权力特别是国家政权而展开活动,都是政治的产物。当今世界,在政党政治条件下,执政党作为国家政治生活的核心,行使着领导和管理国家的重要权力,必然要通过一定的方式和途径领导和掌握军队。无论社会主义国家,还是资本主义国家,都概莫能外。从这个意义上看,宣扬“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掩盖和割裂了军队与政党、军队与政治、军队与国家之间的内在联系,其虚假性、荒谬性显而易见。宣扬这些错误政治观点,如果不是出于无知,就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坚决抵制“军队非党化”错误政治观点,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

  “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与“军队国家化”的本质区别

  正确处理党和军队的关系,是我军建设和发展的首要问题。这个问题解决得正确与否,不仅直接关系到我军的性质宗旨,也关系到党的事业的兴衰成败,关系到社会主义的前途命运,关系到国家的长治久安,关系到中华民族的复兴伟业。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军区别一切旧军队和资本主义国家军队的显著标志,是我党我军的优良传统和特有优势,也是处理党和军队关系的基本准则。建军80多年来,正是由于我军高度自觉地听党指挥,才始终保持了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形成了强大的凝聚力和战斗力。新世纪新阶段,国际国内形势正在发生着深刻变化,思想文化和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尖锐复杂。敌对势力加紧对我国实施西化、分化的政治战略,采取各种手段对我军进行思想和文化渗透,使部队思想政治建设面临严峻挑战和考验。在这种形势下,坚决抵制各种错误思潮的冲击和影响,特别是抵制“军队非党化”的错误政治观点,进一步增强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坚定性和自觉性,显得尤为重要和紧迫。

  二营三连班长宋娟、战士刘月:既然承认我军的性质是“党的军队、人民的军队、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那么,“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与“军队国家化”有什么本质区别?

  胡锦涛主席明确指出,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我军的军魂,这一条永远不能变,而且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更要强化这一观念,这是新形势下党对军队提出的根本政治要求。面对新的形势任务和意识形态领域的复杂斗争,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始终不渝地高举旗帜、听党指挥,坚决抵制“军队非党化”等错误思潮的渗透和影响。要深入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想信念,坚决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大力培育“忠诚于党,热爱人民,报效国家,献身使命,崇尚荣誉”的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不断强化人民军队的“党性”观念和广大官兵的军魂意识,筑牢抵御各种错误政治观点的坚固思想防线;毫不动摇地坚持党领导人民军队的一系列根本制度,并结合新的时代条件,探索贯彻执行这些制度的有效途径;大力加强和改进军队党的建设,不断增强各级党组织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切实把各级党组织和党员队伍搞坚强;要自觉遵守党的政治纪律、维护中央领导权威,坚决同一切削弱党的领导、诋毁党的形象、损害党的声誉、破坏党的团结的言行作斗争,确保全军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胡主席指挥。 (国防大学军队党史党建研究中心
执笔人:吴杰明、刘继忠)

  国防大学军队党史党建研究中心办公室主任齐彪:“国家的军队”与“军队国家化”这两个命题不能混为一谈。“国家的军队”是指军队是国家机器的一部分,这是公认的客观事实。“军队国家化”利用人们对“军队是国家的”这一命题的认同心理,故意把“国家的军队”与“军队国家化”等同起来,企图把我们这支原本属于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化”为一种抽象国家的军队,或者是实行西方“多党制”国家的军队。

  “军队国家化”最具蛊惑性的观点是:既然军队是国家的,军队就不应该由党来领导。其实质就是以军队的国家性质来否定军队从属于政党的政治性质。这不仅在理论上说不通,也不符合客观事实。在政党政治中,军队既具有国家性质,又具有从属于执政者或执政党的政治性质。而且这种政治性质相对其国家性质来说,更具有本源性、基础性。军队的国家性质说到底是由从属于执政党的政治性质来决定和保证的。只有军队置于执政者或执政党的领导之下,才能保证军队的国家性质。奴隶主阶级执政决定其军队是奴隶主国家的性质;地主阶级执政决定着其军队是封建主义国家的性质;资产阶级及其政党执政决定其军队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性质;而工人阶级政党执政则决定其军队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性质。历史反复证明,军队一旦背离了自身的政治性质,不仅谈不上国家的性质,甚至不能正常履行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这一国家职能。

  一个国家采取什么样的军事领导制度是由国情军情决定的

  三营六连士官魏延涛:大家知道,敌对势力常常以西方军事领导制度为标准来套我国的情况,请问:一个国家采取什么样的军事领导制度主要取决于哪些因素?

  齐彪:在政党政治条件下,政党掌控军队的方式即军事领导制度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间接领导,另一种是直接领导。在现实生活中,一个国家具体采取哪种方式,主要取决于以下几个因素:

  一是政治制度和政党制度。在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及两党和多党体系下,执政党对军队的掌握往往是间接的。而在社会主义制度及一党体系下(包括一党制、一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一党主导下的多党制等),执政党与军队有着更为密切的关系,执政党对军队的掌握往往是直接的。

  二是历史因素。各国的军事领导制度,都是历史发展的产物。从军队产生的历史来看,西方国家军队通常不是由政党组建,而包括我国在内的不少国家,则是先组成政党,再由政党组织自己的军队,政党与军队往往是合成一体,有着天然的直接关系。从政党的产生历史来看,西方国家政党大多是由议会中不同派别逐步发展而来,不需要掌握军队也可在议会中公开、合法地开展活动;而落后国家在革命时期产生的政党,首要任务是领导革命胜利,胜利后还要保卫胜利成果,因而必须直接领导指挥军队。

  三是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要实现现代化,首要条件是必须有坚强的政治领导和长期稳定的政治环境。这既要求有一个坚强的政党作为国家民族的中流砥柱和政治核心。在我们这样一个多民族的发展中大国,要把十多亿人的力量凝聚起来,向着社会主义现代化目标迈进,必须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其中包括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这是总结近代以来中国发展的历程得出的结论,也是分析许多国家发展的经验教训得出的结论”。

  总之,各国的国情军情不同,其军事领导制度也必然不同,西方的“军队国家化”制度在中国是行不通的。

  进一步认清“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的本质及其危害

  三营营长陆峰俊:如何进一步认清“军队非党化”、“军队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的本质及其危害?

  刘继忠:从字面含义上看,所谓“军队非党化”,就是要求军队不能对任何党派负责,军队中不能有任何党派的组织,军人没有参加任何党派的权利;所谓“军队非政治化”,就是要求军队和军人不能参与党派之间的政治斗争,不能干预国家的政治生活;所谓“军队国家化”,就是要求军队只对国家负责,只接受政府部门的领导和指挥。在西方国家中,这些现象似乎是客观存在着的,但其事实并非如此。西方国家军队既没有非党化,也不可能脱离政治而独立存在。它们都是该国国家机器的重要组成部分,都为国家的利益和政治目标服务。对这一点,人们已经看得非常清楚。

  既然连西方军队都没有做到也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为什么一些人却拼命要求我们做到呢?原因很明显,那就是这些政治观点有其特定的含义和鲜明的指向,隐藏着十分险恶的政治企图。中国共产党是当今中国唯一的执政党,宣扬“军队非党化”,本质上是要否定政党对军队的领导和掌控,使我军“非一党化”和“非共产党化”;我们所从事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宣扬“军队非政治化”,本质上是要否定军队为政治服务,使我军游离于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之外;我们的国家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宣扬“军队国家化”,本质上是要用另一种国家性质取代社会主义国家性质,使我军丧失人民民主专政柱石的职能作用。一句话,敌对势力宣扬“军队非党化”、“军队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直接目的就是要取消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改变我军的根本性质,最终目的是要从根本上推翻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颠覆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

  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要把强化军魂意识摆在突出位置

  一营教导员权威、战士刘海林:“忠诚于党”是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核心内容。请问,铸牢军魂对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有何重要意义?

  吴杰明:“忠诚于党”是贯穿于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灵魂,它集中体现了当代革命军人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政治品格和价值取向,是党军关系在官兵个体身上的具体反映。军魂意识贯穿和渗透在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每一个具体方面,决定着官兵的思想和行为。我们抵制“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大力培育以“忠诚于党”为核心内容的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使每一名官兵都能把握正确的政治方向,选择正确的价值目标,自觉地做到听党的话,跟党走,为党和人民的事业无私奉献。培育军人核心价值观,必须把铸牢军魂、“忠诚于党”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要加强对党的创新理论和军队思想政治建设理论的学习,加强党史军史特别是改革开放史教育,加强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教育,使官兵对党的政治信仰、深厚感情和服从意识得到全面增强,牢固奠定部队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思想政治基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