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6604级猎潜艇中国图片 2

从1956年开始,南越西贡政权就占领了西沙群岛中的珊瑚岛。1973年,越南共和国占领了6个南沙、西沙群岛岛屿。1973年1月,美国根据《巴黎协定》从越南撤军前将包括10余艘舰艇等装备移交给了南越政府,南越海军实力大幅提升。9月,南越当局把南沙群岛中的南威、太平等十多个岛屿被划进本国版图。次年1月,又派出一艘驱逐舰和三艘护卫舰侵入西沙永乐群岛海域,之后无视中国外交部的谴责,南越军舰4号舰“陈庆瑜”号、5号舰“陈平重”号、16号舰“李常杰”号和10号舰“怒涛”号从15日陆续进入西沙永乐群岛海域,17日上午南越军队在永乐群岛的金银岛登陆,下午攻取了甘泉岛。之后,南越4号、16号舰尝试驱逐甘泉岛、羚羊礁附近海域的中国渔船,未能成功。

  • 名称:6604型猎潜艇
  • 建造时间:1955年1月开工
  • 现状:退役
  • 制造厂:上海求新造船厂,大连造船厂
  • 满排吨位:500吨以内

图片 3

6604型(喀朗施塔得级)

17日13时,中国解放军海军指挥部在永兴岛召开紧急战备会议,组成西沙战备指挥所。然而中国两艘主力炮舰正在维修,榆林基地(广东省崖县,现海南省三亚市)仅能派出两艘猎潜艇271、274号、两条扫雷舰389、396号参加巡逻;广州基地派出的猎潜艇281、282号部署于宣德群岛之永兴岛,准备随时支援巡逻编队作战。同时,海南军区派出4个武装民兵排,分别进驻晋卿、琛航、广金三岛,准备反登陆作战。

技术数据

  • 编制:40人
  • 舰长:52.1米
  • 型宽:6.5米
  • 满载排水量:257吨
  • 续航距离:3000海里/2节
  • 航速:21节

  6604型猎潜艇是根据我与苏联“六四协定”引进建造的小型猎潜艇,设计源自二战苏制“喀朗施塔得”级猎潜艇。这型艇在人民海军和船舶工业的历史上,都处于本领域内开创性的地位。结束了我军没有专用反潜舰艇的历史。该艇名为猎潜,但在我军实际使用中,更多地是在做低烈度的日常巡逻、护渔等任务,由于建造年份较早,两艘6604型艇并不适合当时的海战要求,战斗中,还出现了274艇舵机失灵等情况。但是参战的海军官兵一如既往地发扬了海军的战斗精神敢于在逆境中坚持战斗,最终取得了战斗的胜利。

展开剩余77%

结构特点研制历程使用情况图集

18日14时30分,南越5号舰到达珊瑚岛海域准备登陆琛航岛,并被南越总统阮文绍授权“如中共开火,要立即还击消灭他们”。同日20时,经毛泽东同意,周恩来召开紧急作战会议决定:既要寸土必争,又不使战争扩大化。并组成6人领导小组到总参作战部指挥作战。23时,中共中央军委和广州军区下发命令授权可自卫还击,但决不能打第一枪。

结构特点

【与越舰对比】

6604型艇,前主炮为1门单管85炮,后甲板2门单管37炮,另配12.7毫米机枪及火箭深弹。85炮为苏制1941年式52倍径舰炮,该炮曾广泛装备于二战苏军小型舰艇。该炮最大射程15000米,射速15~18发/分,采用液压式复进机,设有后部敞开式炮罩,可抵御炮口冲击波及炮弹破片,一个85炮组共有成员8名。由于生产年代早,自动化程度低,开火时,炮组几乎全员都在甲板作业,易受敌火伤害。该艇还装备有布雷导轨。艇上雷达包括"林尼"雷达一部,"法盖尔"识别器一部,声呐为"达米尔"11型。主、辅机布置在两个机舱,任一机舱破损进水时仍能航行。

6604型猎潜艇及6610型扫雷舰驾驶台前设有装甲指挥室,但由于该处视野狭小,难以统观全局,因此各舰指挥员均登上驾驶台指挥作战,南越指挥员则是在装甲指挥室中指挥。

此时海面上情况紧张,参与对峙的南越海军有3艘1,770吨级驱逐舰、1艘650吨级护航舰,总吨位5,960吨,舰上装有127毫米口径火炮。而中国舰艇扫雷舰570吨,猎潜艇320吨,总吨位仅1,780吨,仅271、274艇、389舰有85毫米炮。军力上南越明显占优势。

研制历程

【设计落后,但对中国海军有独特优势】

喀朗施塔得级猎潜艇
在我国共计建造了14艘,其中头几艘是在苏联合成小分段后,运往上海焊接装配建造而成的。此外,在"六.四协定"实施以前,苏联曾将已建成的艘喀朗施塔得级猎潜艇转让给我国,在北海舰队服役。因此,人民海军共曾装备过18艘喀朗施塔得级猎潜艇,其中北海舰队4艘,东海舰队8艘,南海舰队6艘。这18艘猎潜艇,解决了海军的有无问题,满足了海军的急需。

从反潜的角度看,6604型艇在转让时已经有些落后了。该型艇最大航速不过18节,而当时已有18节以上航速的潜艇出现。但对我国而言,这型艇有其独特的优点。当时海军认为:我国海域广阔,岛屿众多,平时和战时都有着很繁重的战斗勤务,需要相当数量的、有一定战斗力的巡逻舰艇。由于当时国力所限,大量建造大中型舰艇是不可能的,只能让中小型舰艇更多地担负这些任务,因此,海军不仅需要猎潜艇执行反潜任务,更多地还需要其执行巡逻任务。

图片 4

使用情况

[6604型出战西沙,小艇打大舰]

1974年的南海舰队家底单薄堪称贫寒。榆林基地也是全舰队最有战斗力的护卫舰大队4条舰,日降炮舰“南宁”号早已超期服役,百病缠身,正在广州厂修,另3条新式65型火炮护卫舰(舷号214、231、232)由于辅机、炉灶、通信电台等设备存在故障已确定日期准备返厂修理。其余炮艇、鱼雷艇吨位太小,航程有限,难以出远海作战。这样一来,魏鸣森(时为南海舰队西沙前线斗争总指挥)手里只剩下6艘6604型猎潜艇了,这6条艇原本就要被新式037型取代,只保留少量用于训练。但是此刻它们的命运发生逆转。海军士兵们选出舰况较好的2艘,再把各艇状态最好的设备攒在上面,拼出了271和274。

1974年1月19日,南海舰队两艘6604型猎潜艇(舷号271、274)参加了西沙海战。此前,271、274两艇奉命前往永乐群岛,保护渔船和民兵。在当天上午海战开始时,271、274艇编队面对的是南越海军4号(“陈庆瑜”号)和5号(“陈平重”号)驱逐舰,5号舰排水量2800吨,装127毫米炮1座,80毫米炮2座;4号舰排水量1850吨,装76.2毫米炮2座。396、389号则分别攻击“李常杰”号和“怒涛”号两舰。

敌舰的吨位和火炮口径占据优势,我方火炮的射速略占优势。由于此前双方对峙已久,战斗开始后的第一轮射击都较为精确,我方判断4号舰为对方编队指挥舰(实际上当天改为5号舰为指挥舰),因此第一轮射击就打掉了4号舰的雷达天线,并连续击中其上层建筑要害部位,而对方判断我方位置靠后的274艇为编队指挥艇(实际上271艇才是指挥艇),因此也首先攻击该艇,使该艇人员受到了较大的伤亡。

双方在近距离进行了激烈的战斗,274艇与4号舰的距离从1000米一直拉近到300米,在此距离上,274艇上的机枪和机炮可以较为有效地压制对方舱面目标。而南越军舰多用穿甲弹攻击我舰,很多炮弹虽然击中了我舰舰体,但并未给舰体造成过多的损害,这也是两艘300多吨的6604艇能够与对方两艘驱逐舰相持一个多小时的重要原因。

【作战结果】

在中国军民誓死保卫西沙群岛的壮烈海战中,处于劣势装备的中国海军(2艘猎潜艇、2艘扫雷艇和2艘高速护卫艇)在南海共击沉南越海军护航舰1艘,击伤驱逐舰3艘,毙伤其“怒涛”号舰长及以下官兵100余人;在收复甘泉岛和珊瑚岛及金银岛3岛登陆作战中,中国部队和民兵俘虏南越军队范文鸿少校以下官兵48人,美国驻南越岘港领事馆联络官科什也当了中国军民的阶下囚。

“1.19”海战结束后,南越当局极力掩饰自己的失败,并在“怒涛”号被击沉后的当天,制造了系列的骇人“新闻”,说在这场海战中,中国海军派出了实力强大的“科马尔级驱逐舰”,同时在交战中还使用了“冥河式导弹”,妄图以此蒙骗世界舆论,为自己的失败寻找借口。

当然也有人认为,南越海军在西沙海战中虽然投入舰艇总吨位近6,000吨,但是火力上却只有127mm火炮2管,76mm火炮3管,40mm火炮8管和20mm火炮8管。南越海军的火力相对于中国海军的四艘中小型舰艇并不占优。而在技术水平上,也仅有1座MK34较为先进。中国海军投入的4艘舰艇虽然仅1,700吨,却拥有85mm火炮3管,37mm火炮10管,25mm火炮8管,14.5mm机枪20管。南越海军自恃舰大炮重,认为摧毁中国海军几艘小船无非手到擒来之事。但在实战中,随着双方距离拉近,4艘越舰均被中国海军强大的火力所压制。

19日战争开始后,双方均错判对方旗舰,南越海军认为274舰为中方指挥舰。开战后,南越海军第一排炮火正是朝着274舰指挥台而去,政委冯松柏、副长周锡通当即中弹死亡。

当时的中国军舰落后,271猎潜艇为苏联1950年代制造的喀琅施塔得级猎潜艇,每艘满载排水量仅257吨,最大航速18节。而在海战中表现神勇的扫雷舰本不是用于水面作战的军舰,每艘也不过400吨,南海舰队主要护卫舰严重失修无一可用,只有扫雷舰、猎潜艇等轻型舰艇可以出动。之所以能取得胜利,全靠中国军人的勇猛,以及南越军队的失误。

图片 5

“勇敢”是中国军队取胜的关键词。扫雷舰本不是用于水面作战的军舰,每艘也不过400吨,但是,勇敢地冲向越南1,700吨的军舰。389扫雷舰像帆船时代那样展开了接舷战,准备登陆海岛的民兵,也用轻机枪猛烈扫越舰舱面,手榴弹甩向敌舰驾驶台,与南越10号舰绞在一起,这就是海战史上罕见的“海上拼刺刀”。

389舰后甲板中弹起火后,一度欲与10号舰同归于尽,得到396舰支援。但396舰火力不足,无法重伤敌舰。最后389舰带着大火靠近,以85毫米主炮击穿10号指挥室,致使10号舰失去控制,于10时35分撞上389舰体后部。2舰脱开后不久,389又与10号两舷擦撞,舰体后部被撞伤。

战场另一端,南越海军犯了严重的战术错误:他们对中方多是无装甲的猎潜艇使用了穿甲弹,炮弹命中后往往是贯穿艇身落入海中。而中方则充分利用目标小、速度快的特点打接近战。中方274艇共被127毫米炮命中5发、76及40毫米炮十数发,除主副炮、主辅机、磁罗经外,该艇其他系统全被打坏,操艇设备全部失灵,舰艇失去控制。副大队长罗梅盛命令274艇后退时,其前主炮把握战机连续射击,击坏4号舰前76炮。271编队抵近后,速射火力得到充分发挥,5号舰司令官中弹重伤,5号舰无心再战,向外海退走。然而271艇85毫米主炮失修,开战22分钟后,该炮仅射击50发就丧失战斗力。

图片 6

截至11时,南越海军4、5号舰轻伤、16号舰重伤主动撤离,10号舰舰长阵亡、失去机动力和开火能力。中国海军396舰即驶出澙湖南下支援271编队,11时25分南越4号、5号舰又从预警雷达上发现中国海军增援艇队,4号、5号舰向东南方向撤离战场。中国海军271艇轻伤;274号艇重伤仍可作战;396舰后甲板被南越16号舰的一枚127毫米炮弹命中;389号舰重伤在渔民协助下抢滩搁浅成功。

11时30分,中国海军281、282编队抵达,12时12分,攻击南越10号舰,12时30分,南越10号舰的弹药库被命中爆炸,于当日14时52分沉没于羚羊礁以南海域。南越军队主动撤离战场。中国决定一鼓作气收复西沙甘泉岛、珊瑚岛和金银岛,夺岛战中中国无伤亡,俘虏南越军队少校以下48人。

图片 7

这场战斗暴露了中国当时军事素质不高、武器装备落后于南越军队的情况,中方完全是依靠战前分析、指挥正确、战术灵活及士兵专业素质过硬、作战英勇才弥补了武器装备的落后,赢得了战争。

相关文章